<output id="jnz9h"></output>

<delect id="jnz9h"><noframes id="jnz9h"><cite id="jnz9h"><track id="jnz9h"></track></cite>

<del id="jnz9h"></del>

<cite id="jnz9h"></cite>

<cite id="jnz9h"></cite><cite id="jnz9h"></cite>

<delect id="jnz9h"></delect>

New Document
欧美丰满老熟妇乱叫,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国产a毛片高清视频,强被迫伦姧在线观看无码,国产萌白酱喷水在线播放尤物,国产在线精品99一卡2卡,扒开女人两片毛茸茸黑森林新欧美三级经典在线观看,丰满年轻岳欲乱中文字幕
您在這里:新聞報道

“鋼鐵沙皇”沈文榮:民營鋼鐵野蠻成長

  • 來源:
  • 時間:09年04月28日 16:16
  • 作者:
  • 字號:
  • 標簽:

  持有沙鋼集團29.8%股權的沈文榮,以200億元的財富成為7年來首次問鼎中國首富寶座的傳統制造業富人。在民企生存環境并不理想的鋼鐵行業,沙鋼集團能迅速成長為全國第三大鋼鐵企業,一方面得益于“鋼鐵沙皇”沈文榮以強悍個性帶領沙鋼超常規成長,另一方面來自沙鋼持續的并購。不過,由于一直未能上市,沙鋼只能采用現金并購的方式,這為其帶來了較行內國企更高的負債率。目前看,沙鋼有意將旗下資產借ST張銅上市,但由于資產規模龐大,謀求IPO仍將是其終極目標。

  2008年,隨著金融、地產、科技等板塊估值泡沫的破裂,一大批曾在資本市場呼風喚雨的財富新貴因身家大幅縮水以致在“500富人榜”上的名次下滑甚至名落孫山,而傳統行業尤其是尚未上市的企業,因本身估值偏低,所受影響較小,其控制人的財富縮水較少甚至仍然升值,名次得到提升。持有沙鋼集團29.8%股權的沈文榮即是如此,他以200億元的財富問鼎今年的“500富人榜”首富。
  不過,成為首富,沈文榮有足夠的底氣。25年間,沈文榮領導下的沙鋼,由默默無聞的地方軋鋼小廠從蘇南數以千計的同類企業中脫穎而出,成為可以與寶鋼、鞍鋼一較高低的全國最大的民營鋼鐵集團。數據顯示,2008年沙鋼完成煉鐵1877萬噸、煉鋼2330萬噸、軋材2057萬噸;粗鋼產量在全球鋼鐵企業中名列第10位;實現銷售收入1452億元、利稅148億元。
  事實上,民營鋼鐵企業在中國的生存與發展環境并不理想。鋼鐵行業作為并非完全競爭的市場,始終存在國資與民間資本的博弈,而國家對國有鋼鐵企業政策上的傾斜,更是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民營鋼鐵企業的成長空間。有研究認為,鐵本事件以前,國資鋼鐵與民營鋼鐵大有平分秋色之勢,而在此之后,民營鋼鐵被迫沉寂了數年之久,國資鋼鐵則借助行業上升的景氣周期以及順暢的融資渠道紛紛通過并購方式擴大產能。那么,在此背景下生存的沙鋼,何以發展壯大?

  “鋼鐵沙皇”為沙鋼沉淀強悍基因
  被業界稱為“鋼鐵沙皇”的沈文榮,1968年中專畢業后成為沙鋼前身—江蘇省沙洲縣錦豐扎花剝絨廠的一名鉗工,其后不斷升遷,1983年在鋼鐵廠正式與母廠扎花廠分開的當口,出任鋼鐵廠副廠長,次年7月扶正。從此,沈文榮與鋼鐵結下不解之緣,即便后來官至張家港市政協主席和市委副書記,沈文榮也將仕途上的發展稱為副業,并將辦公室一直設在沙鋼。其后的25年間,沈文榮強悍的個性不斷融入沙鋼,并沉淀成沙鋼強悍的基因。
  盤點沙鋼的發展史,完全可以用野蠻成長來形容,而這背后所折射的正是沈文榮及沙鋼的強悍基因。1984年,甫一上臺的沈文榮就作出一個重大決定:收縮產品線,將當時大企業不屑一顧而小企業又無法上規模的窗框鋼作為主導產品。到1988年,沙鋼已經建成4條窗框鋼專業化生產線,窗框鋼產品達到13萬噸,國內市場占有率達到60%,一度成為該細分市場的價格制定者。1988年底,當沙鋼積累了1億多元資金時,沈文榮把家底都砸進去,從英國購買了一條75噸超高功率電爐煉鋼、連鑄、連軋短流程生產線,生產螺紋鋼。沈文榮破釜沉舟地說:“就是設備買來了運行不了,也要放在那里辦成個展覽館,我自己在門口賣票,5分錢一張,讓同行都來學習沈文榮的教訓!鄙蛭臉s和沙鋼是幸運的,這一項目1992年投產后不久,適逢鄧小平發表南方談話,中國迎來了基礎建設的高潮,3億元投資不到3年就全部收回。2002年,沙鋼又以2.2億元從歐洲最大的鋼鐵公司蒂森克虜伯(Thyssen Krupp)手中買下其子公司霍施鋼廠,將這座世界上最壯觀的工廠整體搬到中國,更是沙鋼的壯舉,而沙鋼的產能也因此躍升到1000萬噸。這一交易成為沙鋼發展史上最重要的分水嶺。
  不過,沙鋼的野蠻成長也不無風險。2004年3月,鐵本新廠因非法占地等原因被國務院查處,成為當時宏觀調控的標志性事件。資料顯示,占地近萬畝的鐵本新廠,計劃產能為840萬噸,概算總投資105.9億元,至查處時投資已達40億元。鮮為人知的是,鐵本隕落時,作為另一顆民營鋼鐵新星的沙鋼也一度處于瀕危的境地。當時,沙鋼正全力推進從海外整體搬遷而來的霍施鋼廠的改造項目,這一項目占地上千畝、前后投入多達150億元,以圖建成650萬噸的熱卷板生產線。但直至2003年底,該項目僅取得了原國務院經貿委的批準,還未獲得國家發改委的批準。2004年初,國家發改委欲開展新一輪宏觀調控時曾赴沙鋼考察,但幸運的是,沙鋼報批手續較鐵本齊備,且經濟實力遠在鐵本之上,加之沙鋼項目建設速度驚人,在2004年3月時已基本建成,最終躲過一劫。
  杜雙華控制的日照鋼鐵最終難免被國企整編的命運,則昭示著民營鋼鐵企業的另一種風險。2003年創辦的日照鋼鐵,依托濱臨全國最大的鐵礦石碼頭山東日照港的優勢迅速成長,2007年產能已達到775萬噸。然而,杜雙華一己之力難擋山東省政府整合本地鋼鐵產業的決心,2008年11月,日照鋼鐵與國有的山東鋼鐵集團簽訂了重組意向書。2007年,也傳出過寶鋼洽購沙鋼的消息,沈文榮當時接受記者采訪稱,受融資瓶頸制約的沙鋼和寶鋼、武鋼、鞍鋼都探討過合作,但至今沙鋼仍頑強保持了獨立。
  強悍基因的另一面,是沙鋼員工高昂的工作熱情和“野蠻人”的管理方法。在同行看來,沈文榮擁有“像鐵一樣的強悍性格”,每天至少工作10個小時,而且并不以為累,以擺弄鋼鐵為最大興趣。每天早上6點40分,只要不出差,沈文榮都會堅持在工廠門口迎候員工,當面給相關人員布置工作。這種“工作狂”的熱情,也感染了他手下的上萬名員工。據報道,沙鋼彌漫著緊張的生產氛圍,工人三班倒作業,行政人員早上7點上班,下午5點半下班,而且周末不休息。在沈文榮之外,沙鋼還有19位副總,這個龐大的高層管理團隊每天下午4點半都要準時開會,一開就是3個小時。除了沈文榮,所有的高管都是七八個人擠在一間辦公室,按照沙鋼的說法,這樣既節約了辦公成本,工作效率又高,有事情可以迅速作出溝通和決策。
  正是沈文榮及沙鋼這種難以言明的強悍基因,促成了沙鋼野蠻的成長,也為其后來的一系列的收購活動提供了內在驅動力,造就了業界驚嘆的“沙鋼速度”。

  四次并購迅速做大
  沈文榮接手沙鋼之初,沙鋼年產量不到1萬噸,只有小圓鋼、小螺紋鋼、小角鋼等七八個品種,是蘇南地區眾多藉藉無名的小鋼廠中的一個。25年后,沙鋼不但成為江蘇最大的鋼鐵企業,而且成為躋身國內前三、世界前十的鋼鐵集團。研究發現,除沙鋼集團自身強悍的基因把握住了一次次發展機遇外,外延式的并購是推動沙鋼規模做大的另一要素。
  2005年發改委頒布的鋼鐵產業規劃,是沙鋼外延式并購的直接推手,根據規劃,發改委原則上不再審批新項目的建設規劃,鼓勵現有企業兼并重組,提高產業集中度。為此,沙鋼制定了“先近后遠,先易后難,先內后外”的并購策略,短短兩年時間內,產能由1500萬噸提升至2500萬噸。
  收購江蘇淮鋼是沙鋼邁出外延式增長的第一步。2006年6月,沙鋼集團分兩次收購江蘇淮鋼共計90.5%股權。資料顯示,江蘇淮鋼是蘇北最大的鋼鐵企業,當時年產優特鋼能力超過200萬噸。重組后的江蘇淮鋼經過技術改造,產能提升至300萬噸,成為沙鋼集團的特鋼生產基地。2007年9月,沙鋼再下一城,收購河南永興鋼鐵80%的股權。永興鋼鐵是河南省最大的民營鋼鐵企業,1993年建廠,當時擁有鋼鐵產能100萬噸左右,而正在上馬的技改項目將使產能達到250萬噸。
  其最近的一次大型并購,是2007年歲末從江蘇張家港市南豐鎮永聯村委會手中買下江蘇永鋼25%的股權。江蘇永鋼擁有近百億元的總資產,年產鋼能力高達500萬噸。單從產能角度分析,沙鋼此單收購的權重,不亞于轟動業界的寶鋼收購八一鋼鐵—后者被收購時,產能僅為300萬噸,技改后可達500多萬噸。
  事實上,沙鋼2007年還進行了一樁并不起眼的收購,即收購年產鋼30萬噸左右的常州鑫瑞特鋼51%的股份。其30萬噸的產能規模本不在沙鋼視野之內,但鑫瑞特鋼代管的鐵本老廠有120萬噸產能,由此顯然可以看出沙鋼的醉翁之意。事實上,沙鋼對外公布的2500萬噸產能,已將鑫瑞特鋼和鐵本老廠的2007年鋼鐵產量計入在內。
  此外,2007年春節前后,沙鋼還對地處遼寧凌源的凌鋼股份(600231)發出收購意向,但因地緣經濟關系,凌鋼股份最終花落遼寧本地國企鞍鋼集團。
  通過上述收購,沙鋼集團獲得的新鋼鐵產能分別為300萬噸、250萬噸和500萬噸,使自身產能達到2500萬噸,僅次于寶鋼、鞍鋼及新近掛牌的河北鋼鐵。沈文榮曾說:“只要沙鋼有米塔爾1/2寬松的國際融資條件,我僅在中國收購,年產量就能達到1億噸!庇纱丝梢娝臍馄。

  后續成長取決于
  能否上市
  不過,外延式的增長路徑也給沙鋼的資金鏈帶來不小的壓力。由于沙鋼尚未上市,因此在所有的收購活動中,沙鋼只能以現金為支付手段,而不能使用上市公司普遍采用的換股方式。資料顯示,沙鋼為收購江蘇淮鋼、永興鋼鐵、江蘇永鋼以及鑫瑞特鋼累計支付了超過50億元的現金。
  現金收購的弊端顯而易見。一方面,對于尚未上市的沙鋼而言,用于收購的現金只能來源于自我積累和銀行信貸,這使得沙鋼的負債率遠高于同等規模的上市公司水平(圖1),且不論資金成本,過高的負債率對沙鋼的內生式和外延式增長都會產生抑制作用。


  根據國家產業規劃要求,建設煉鐵、煉鋼、軋鋼等項目,企業自有資本金比例必須達到40%及以上。另一方面,沙鋼的大規模收購發生在本輪鋼鐵景氣周期的最高潮,高昂的收購價格擠占了沙鋼寶貴的現金流,這使沙鋼在2008年的鋼鐵寒冬中,除自保外沒有余力收購其余瀕臨倒閉的鋼企,錯失低成本擴張的好時機。同時,沙鋼也不得不大規模限產以及裁員。
  事實上,業界對于沙鋼已有和未來的收購計劃不無擔憂,原因是沙鋼至今沒有一個融資平臺,收購完全采用現金模式。在業界看來,短期內連續收購理應推高沙鋼的負債率,使其資金鏈趨緊。若遭遇鋼價下滑、市場不景氣或整合不力,很容易造成資金鏈斷裂。
  遠離資本市場是沙鋼發展的最大瓶頸,打通資本市場的通道成為沙鋼的迫切需求。2008年12月,ST張銅(002075)發布公告稱,將以1.78元/股的價格向沙鋼定向發行約12.54億股,以22.3億元的價格向沙鋼集團收購其持有的約64%的江蘇淮鋼股份。目前相關工作進展順利,2009年4月底前可完成資產重組審計等工作。這被業界認為是沙鋼借助ST張銅上市的第一步。不過,對于資產規模龐大的沙鋼集團而言,ST張銅顯然不是終極目標,謀求IPO上市將是沙鋼集團未來幾年的看點。
  不過,民營鋼鐵企業的身份讓沙鋼的上市路增添無數曲折。原屬集體企業的沙鋼集團,2001年后實行了三次改制,目前國有股東已全部退出,企業徹底完成私有化,以沈文榮為首的管理層實現了對沙鋼的絕對控制(圖2)。


  這種改制在極大地釋放管理層干勁的同時,也為企業上市無形中設置了障礙。事實上,沙鋼從1994年起就具備了A股上市條件,并開始上市申請。2000年前后,在江蘇省內各級政府主導下,全力準備上市的沙鋼將機會讓給了南京鋼鐵。2007年鋼鐵行業處于高景氣時期,沙鋼和高盛等潛在的戰略伙伴談判,高盛集團欲斥資66億元收購沙鋼10%股權,雙方本已草簽協議,卻因未獲主管部門批準而擱淺。
  在沈文榮看來,國家給予沙鋼的政策并不公平,“A股市場的鋼鐵上市公司只有國有企業,就連產能只有兩三百萬噸的都上去了,卻沒有一家民營鋼企直接上市”。沙鋼面臨的另一個難題是,在新一輪的鋼鐵產業“國進民退”大潮中,沙鋼是繼續扛起民營鋼鐵的大旗還是委身國有鋼鐵帳下?沈文榮是否會成為下一個杜雙華,沙鋼是否會成為下一個日照鋼鐵?■


文檔附件:

  • 字號:

相關新聞:

New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