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jnz9h"></output>

<delect id="jnz9h"><noframes id="jnz9h"><cite id="jnz9h"><track id="jnz9h"></track></cite>

<del id="jnz9h"></del>

<cite id="jnz9h"></cite>

<cite id="jnz9h"></cite><cite id="jnz9h"></cite>

<delect id="jnz9h"></delect>

New Document
欧美丰满老熟妇乱叫,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国产a毛片高清视频,强被迫伦姧在线观看无码,国产萌白酱喷水在线播放尤物,国产在线精品99一卡2卡,扒开女人两片毛茸茸黑森林新欧美三级经典在线观看,丰满年轻岳欲乱中文字幕
您在這里:專題文章列表

本土富人十年創富史 富一代

  • 來源:
  • 時間:12年05月03日 17:13
  • 作者:孫紅 楊智全 唐偉文 陶娟 傅碩 文芳 韋業宙
  • 字號:
  • 標簽:

  過去十年,有一群人充分分享了中國鍍金時代經濟騰飛的果實,積累了巨額的財富,登上了“新財富500富人榜”,成了中國的富一代。他們大多出身草莽,富于冒險精神,在中國國退民進、重工業化、城市化、新經濟發展等進程中洞察行業先機,抓住了資本市場帶來的暴富機會,獲得了做夢都沒想到的億萬財富。

   

  十年來,中國富一代的財富上揚速度不僅超越普通人,跑贏GDP與CPI,也遠遠超過了美國富豪。無論是“500富人榜”上榜門檻10.9倍還是人均財富8.17倍的增長,都顯示民營企業家是中國經濟厚積薄發的大贏家。上榜者總財富占上年GDP的比例由2003年的2.5%上升到2012年的6.6%,更驗證了中國社會財富的集中以及民企話語權的強化。

   

  縱觀十年來富一代群體的變遷,可以發現在中國創富的關鍵在于把握宏觀,選對行業,善用資本市場套現。無論出口制造的制造業富人,城市化與工業化制造的地產、鋼鐵、煤炭富人,還是新經濟與新能源成長、商業模式革新制造的財富新貴,富人的財富增長緊系于經濟增長方式影響的產業走向。未來,伴隨經濟轉型、產業升級,消費、文化、高端制造業創富能力看漲,人口老齡化則將帶來醫藥生物行業的機遇。

   

  結緣資本市場,則可以加快造富速度。2012年,上榜富人擁有上市公司的比率則達到70.8%,而十年前僅為40%。中國多層次資本市場的發展,提升了富人財富的資本化比率,也使A股替代海外市場成為主要的造富場。中國概念股被大舉做空,更將強化這一趨勢。伴隨金融改革的試點,金融領域還將產生更多的富人。中美富人在產業結構上的差異,可以為經濟轉型之際的中國提供創富方向的指引。

  

  本刊主筆 孫紅 楊智全

  研究員 唐偉文 陶娟 傅碩 文芳 韋業宙/文

  

  又一份“新財富500富人榜”出爐了。

  

  自2003年推出“400富人榜”至今,《新財富》已連續十年編制中國內地富人榜。十年來,我們一如既往地近距離觀察和記錄中國頂尖民營企業家的財富變遷,由此收獲的十張榜單,猶如中國創富大片的超級濃縮版,呈現著財富最大化的中國路徑。

  

  十年間,共有1722位富人登上新財富富人榜(剔除重復上榜者),他們也是新中國的第一代創富者。這1722人,盡管遭遇各異,或年年增富,或曇花一現,或榮譽加身,或身陷囹圄,卻都為我們觀察中國經濟生活提供了鮮活的樣本。他們個人命運的沉浮榮衰,折射著過去十年中國社會的裂變得失,引導我們思考財富積累的意義,也為研究制定經濟與社會政策提供了有益的視角。讓我們追尋富一代們的背影,回望過去十年中國創富歷程的滄海桑田。

  

  什么人成了富一代?

  

  過去十年,是中國經濟生長最蓬勃的鍍金時代。在GDP以年均10%速度上行的過程中,有一群人,比普通人更為充分地分享了其中的果實,積累了巨額的財富,登上了“新財富500富人榜”,成了中國的富一代。他們是怎樣一群人?什么稟賦使得他們能夠從眾多創業者中脫穎而出?

  

  縱觀十年富人榜,中國的富一代盡管年齡、學歷以及創業時所處的環境、面臨的機會、掌握的資源、取得財富的途徑各不相同,卻也有許多共通之處:大多出身草莽;在性格上具有不安于現狀、富于冒險精神、執著、善于接受新事物等鮮明色彩;在中國國退民進、重工業化、城市化、新經濟發展等進程中洞察行業先機,抓住了資本市場這一加速器帶來的暴富機會,獲得了做夢都沒想到的億萬財富。正是這些最基本的素質,使得他們能夠在創業中保持較高的成功概率,并獲得持續的擴張。

  

  細分之下,富一代也有鮮明的類型差異。一類是以榮智健為代表、受益于國退民進與MBO等體制變遷的政策富人;第二類是以王健林為代表抓住中國城市化、工業化契機的產業富人;第三類則是以李彥宏為代表的新經濟富人。而無論哪一類人的致富,都是中國政治和經濟變革的縮影,而且大都得益于資本市場繁榮的助推。

  

  富一代十年跑贏GDP與CPI

  

  富一代們的創富生涯,可能始于30年前,但過去十年,卻是他們中的大多數人財富暴增的時期。

  

  2003年,《新財富》首度推出“富人榜”時,上榜門檻僅為2億元,400位上榜者人均擁有財富7.6億元。如今,雖然經歷了2011年經濟轉型的陣痛,今年上榜富人們的各項財富指標全面回調,其人均財富及上榜門檻仍有62.1億元和21.7億元,分別是十年前的8.17倍和10.9倍。而在富人財富達到頂峰的2011年,這兩項指標更為75.3億元和28.7億元(圖1)。從財富量級看,身家攀上百億的富人更從十年前的空缺達到今天的68位,2011年更曾達到90位(圖2)。相比之下,過去十年間,城鎮居民與農村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僅從2002年底的7703元、2476元增至2011年底的21810元、6977元(圖3)。

  

  

  

  

  

  

  富人們財富上揚的速度,不僅超越了普通人,也遠跑贏了GDP與CPI。以2002年為基點計算,中國GDP在2011年底攀升了3.93倍,物價指數(經季節調整)攀升了32%,而500富人的財富指數則升至8.2倍(圖3)。他們所擁有的財富占國民財富的比例,也在十年間持續提升。2003年,上榜富人們的總財富相當于2002年中國GDP總量的2.5%;到2012年,500富人的財富總額31065億元,則相當于2011年中國GDP總量的6.6%。這個意味深長的數據,不僅再度證明了中國貧富差距的拉大、社會財富的集中,也充分顯示,盡管2002年以來“國進民退”頻頻為社會所熱議,但眾多民營企業家仍是中國經濟厚積薄發的大贏家。在加入WTO、新經濟崛起、資本市場壯大等利好的催谷下,中國民間創富熱情勃發,民企在經濟體系中的話語權不斷得到強化。

  

  500富人榜的變化往往可以被視為中國經濟的先行指標。伴隨基尼系數超過0.4、仇富情緒膨脹,富人間同樣演繹了財富的馬太效應。2005年,上榜的前100位富人與后100位富人掌握的財富占500富人財富總額的比例分別為51%和6.5%,到2008年,則演變為57.2%、6.1%。不過,此后情況開始轉變。今年上榜的前100位富人掌握了14114億元財富,占500富人財富總額的45.5%,占比處于3年以來的最低位;與之對應的是,后100位富人所掌握的財富為2663.4億元,占比為8.6%,處于3年以來的最高位(圖4)。財富集中態勢的轉變,究竟意味著中國正在接近收入差距縮小的“庫茲涅茨曲線”拐點,還是由于國進民退下大型民企增速相對放緩,仍然值得研究。

  

  

  民企興衰緊系經濟增長方式

  

  對于普通人而言,關注富人榜的目的除了積攢談資,更在于從富人的履歷中汲取創富經驗并加以復制。那么,過去十年,哪些行業是中國巨富誕生的熱土?作為新興市場的中國與成熟市場的美國,富人情況有哪些異同?

  

  地產,造富能力遞減中

  

  

  作為中國城市化主要引擎的房地產業,為500富人榜貢獻了為數最多的富豪,地產富人的人均財富與增速也高于500富人的平均水平(圖5)。房地產富豪不僅是構成百億級超級富人的中堅力量,還分別在2007、2008年將碧桂園的楊惠妍,2010、2012年將萬達集團的王健林送上首富寶座。房地產業的超額收益率更在2010年帶來了“人人都是土財主”、五成主業非房地產的富人殺入這一領域的盛況。從2012年“新財富行業首富榜”的排名看,房地產依舊是首富身家最高的行業,地產首富和墊底的交通運輸業首富的身家差距高達7.7倍(表1)。

  

  

  房地產富豪在10年前就成為新財富富人榜的主角,10年后依然占據第一行業的地位,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國城市化進程提供了大量的房地產需求和市場發展空間,10年前,中國的城市化率為40.5%,10年后的今天也才剛過50%,此外,由于中國特有的因素,地產開發商利潤較高,與政府關系也比較微妙,天時地利人和之下,房地產商成了富人榜主力。

  

  房地產一業獨大,使得經濟房地產化的趨勢令人擔憂。此后,伴隨著一系列嚴厲調控政策的實施,這一行業開始承受重壓。2012年,房地產業的上榜者達70人,依舊為數最多,但縱向比較看,卻是10年來最少的一次。最嚴調控之下,不少地產商揮手告別富人榜。

  

  盡管中國城市化的進程還將使優勢房企擴大市場份額,但可以預期,隨著中國經濟發展方式的轉型,房地產不可避免地要告別高利潤,汰弱留強的整合趨勢不可逆轉,地產富人主導富人榜的格局也將逐漸淡化。行業風險加大,也令地產巨頭紛紛尋求商業模式的突破。就在綠城的宋衛平連續兩年入選財富下跌最快50人之時,今年的首富王健林則由于在住宅開發之外,開發出商業地產的第三代產品—城市綜合體,迎合了各地政府營建商業中心、帶動周邊土地升值的需求,從而形成了商業地產、酒店、文化院線和連鎖百貨四大產業并舉的格局,財富得以快速提升。

  

  同一行業,一半是火焰,一半是冰山,本是尋常之事,但在改變經濟增長方式的大時代背景下,不同行業甚至同一行業的分化之快令人有些措手不及,但無論外部因素如何變幻,產業升級、創新求變、良好治理和業績才是財富增長的硬道理。

  

  500富人榜見證中國工業化進程

  

  《新財富》編制富人榜之初,正值中國加入WTO帶來的出口加工貿易啟步之時,制造業因此成為另一造富大戶。2003年,萬向集團的魯冠球以52.4億元躋身富人榜第二名,而在一些制造業強市強鎮,甚至出現多人扎堆上榜的壯觀景象。比如低壓電氣行業發達的溫州柳市鎮,就有德力西的胡成中、長城電器的葉祥堯、人民企業的金福音、正泰集團的南存輝、人民電器的鄭元豹等人上榜;號稱“中國鞋都”的晉江陳埭,則誕生了安踏的丁世忠、特步國際的丁水波、361°的丁建通等富人。2010年,身為縣級市的晉江竟有8人上榜。

  

  此后10年,中國經歷了快速的重工業化,鋼鐵、汽車制造、能源和化工等行業得以高速擴張。一個表征是,鋼鐵行業的沈文榮脫穎而出,于2009年晉級首富。十年前,鋼鐵業上榜富豪僅10人,2009年則達到歷史峰值27人。除了河北的鋼鐵老板,山西的煤炭老板等資源行業富人也紛紛崛起。不過,近年來,伴隨粗鋼產量增速由2003年的22%左右回落到2011年的8.9%,中國被普遍認為進入了重工業化的后期。這一過程也體現在鋼鐵行業上榜富人及其人均財富的變化上(圖6)。今年,金屬與冶煉上榜人數從2011年的42人降至35人,位居各行業上榜人數減幅前列。

  

  

  后工業化時代,制造業的升級轉型成為必然,“輕資產”模式的高端制造業開始走俏。其中的代表是周成建。正是憑借生產外包與特許加盟的虛擬經營模式,周成建帶領美邦服飾(002269)于2005-2008年間實現了總收入、凈利潤69.6%和337.7%的復合增長。在2008年美邦服飾上市后,周成建家族也以166.2億元身家成為2009年服裝業首富。下一個十年,“中國制造”向“中國智造”升級,將成為造富的另一源泉。

  

  新經濟帶動財富陽光化、富人年輕化

  

  在中國,富人往往因原罪備受指責。除了一些人第一桶金來路可疑,也不乏諸多富人通過聯姻權力,以低價甚至零代價將國有資產收入囊中,再以市場化的方式進行套現,從而獲得巨額財富。而新經濟富人的崛起,則第一次向市場展示了陽光化的創富歷程,新經濟行業為私人資本留出的巨大空間,更吸引了無數草根創業者投身其中,并迅速致富。

  

  2003年,信息技術與文化傳媒行業僅有丁磊、張朝陽等6人上榜,而今年,這一行業的上榜者達到41人,位居人數增幅第二。新增的富人中,大智慧(600519)上市當日,其掌門人張長虹的賬面資產一度達到百億元。電子商務的爆發,更使京東商城的劉強東、阿里巴巴的馬云分列2012年財富增幅榜的第一、第三名。

  

  新經濟富人的崛起也為年輕人提供了方向與示范。從歷年青年富人(年齡小于或等于40歲)的行業分布看,信息技術與文化傳播行業均居各行業之首,來自造富大戶房地產行業的則寥寥無幾,今年僅有碧桂園的楊惠妍、卓爾投資的閻志,其中楊惠妍的財富還得自父輩的傳承。不過,青年富人的財富也具有不穩定性。今年的富人榜中,青年富人僅有17位,較上年的27位大幅減少,一大原因就是部分青年富人旗下上市公司受行業供求影響股價大跌,其中較為典型的是賽維LDK的彭小峰、恒鼎實業的鮮揚以及花樣年的曾寶寶(表2)。

  

  

  過去十年,丁磊、張朝陽、陳天橋等年輕富人也都經歷了財富的過山車,這正是新經濟蘊含巨大泡沫的切實體現。電子書行業的劉迎建夫婦,因漢王科技的虧損,財富縮水73.2%,成為今年財富跌落最快第一人。國內風電整機龍頭的華銳風電上市后一年業績就由高空墜落,股價至今跌去六成多,使得程志山和韓俊良財富大跌六成多。太陽能電池的林海峰,股票上市后業績連續兩年暴跌,財富最終縮水56.6%。不過,盡管新經濟的前景依舊撲朔迷離,依然阻擋不住資金的追捧,清潔技術是在互聯網之后風險投資資金熱捧的對象,新能源更是“江山代有人才出”,2011年硅片及光伏設備產業的京運通上市,令馮煥培、范朝霞夫婦的財富曾一度達到140億元之巨。相比傳統行業,新經濟未來依舊是最快造就億萬富豪的孵化器。

  

  青銅時代的生存法則

  

  縱觀十年的富人變遷,可以發現,中國民企的命運緊系于經濟增長的模式。過去十年,出口是拉動中國經濟增長的第一駕馬車,以出口經濟為導向的珠三角、長三角成為世界工廠,與此對應,浙江、廣東兩省富人持續占據上榜人數前列(圖7);而另一駕馬車—投資所對應的城市化與工業化主題,則帶動地產、鋼鐵、煤炭等行業成為創富樂土。與此同時,新經濟、新能源的西風東漸,使得復制海外成功商業模式或滿足新興需求的企業,獲得了跳躍式增長;商業模式的創新,把家電連鎖業的張近東、黃光裕推向了富人榜前排。近年,伴隨中國經濟的轉型,消費、文化行業創富能力看漲,產業升級的概念為機電等高端制造業帶來財富機遇,人口的老齡帶來了醫藥生物行業富人的持續增長,農業的產業化也使得相關富人上榜人數快速提升。

  

  

  十年來,富人們享受了經濟騰飛的盛宴,如今伴隨中國經濟增速的放緩,他們也將從鍍金時代走向青銅時代。過去一年,中國全面進入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歷程,經濟結構調整和嚴厲的房地產調控措施使得中國GDP增速連續5個季度回落。與這一宏觀背景相映襯,2012年500富人的財富總額縮水至31065億元,比上年的37657 億元下降17.5%。從財富量級看,高級別的財富人數全部下沉一級,300-500億元的富人數銳減,從2011年的13人降至4人,而50億元以下的富人數卻由2011年的223人增加至278人。從過去十年的各項財富指標看,2012年是第二個下降的年份,上次是源于2008年的金融危機。

  

  基礎設施、鋼鐵、家電零售、房地產、重工機械,是舊十年與財富結伴最多的詞。伴隨經濟轉型、產業升級和創新,消費、文化、新模式、國際化將成新的造富關鍵詞。那些多年前搭上中國經濟粗放型增長的高速列車、問鼎新財富富人榜的幸運兒,如今許多面臨轉型的陣痛。低端服裝業富人的困境,就是一個典型例證。

  

  今年,服裝業富人出現了分化,李寧體育的李寧和李進兄弟、中國動向的陳義紅夫婦、特步國際的丁水波家族、匹克體育的許景南處在財富跌幅榜前列,而九牧王的林聰穎、朗姿股份的申東日、勁霸男裝及柒牌集團的洪肇明、洪肇設兄弟等富人紛紛擠進榜單,說明創新與升級商業模式仍是服裝行業的靈魂,因循守舊只能面臨淘汰。

  

  而在房地產市場屢屢遭遇調控之際,富力地產的張力已于2008年悄然介入礦業,通過力量能源在內蒙古開采煤炭,2012年3月,力量能源上市,為他與兒子張量帶來了新的財富增長點。放眼國際,是另一種戰略,在中國投資放緩之際,梁穩根已通過對外收購等方式致力拓展日本等國際市場。中國民間資本,將跟隨他們向全球擴張,而堪稱世界一流的中國企業,也將在這些民企之中誕生。

  

  2012年“新財富500富人”多項指標有所回調,但財富總額和門檻依然高于2010年,500富人財富增長趨勢并未由此出現明顯改變。中國尚未完成的工業化、城市化、國際化、市場化,將為他們財富提供了未來繼續成長的動力,但這一速度取決于中國經濟轉型能否成功和外部環境的影響。

  

  中美富人結構的時代性差異

  

  對比作為最大發展中國家的中國與最大發達國家的美國的富人情況,可以發現明顯的差異。過去十年,美國最富有的人一直是比爾·蓋茨和巴菲特(表3),而中國的首富寶座幾乎年年易主。新興市場的中國,財富版圖日新月異,富人財富的穩定性雖遠遜于成熟市場,成長性卻遠高美國,2003-2011年,美國前三大富人的財富總額僅增長了26%,中國則增長7.7倍。從行業看,美國頂級富豪集中于IT、金融、零售、能源化工甚至博彩業,中國則集中于房地產、機械、IT、礦業及金屬冶煉業。

  

  

  中美富人構成最大的不同在于,目前美國前10大富豪無一人處于房地產業,前100名也只有6人。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美國在1970年城市化率就達到了70%,而中國今天的城市化率才過50%。城市化進程提供的巨大市場空間,加上政府大量批地、國人熱愛置業等因素,使得高利潤的房地產業成了中國財富集大成者。

  

  城市化的動力往往在于工業化。美國的工業化始于1790年,基本完成于20世紀20年代,其間造就了諸多赫赫有名的超級富豪,比如鋼鐵大王安德魯·卡內基、壟斷石油工業的洛克菲勒、后來的石油大王哈默、通過銀行控制鋼鐵等產業的J.P.摩根等。而到2011年,美國前100富人中已無一位來自鋼鐵、機械等重工業領域。如今,承接美歐制造業轉移并處于重工業化過程中的中國,機械與電氣設備行業富人占比逐年上揚的格局,如同美國當年的翻版。如果加上綜合、金屬與冶煉、化工等行業的富人,涉足制造業的富人占據富人榜一半江山。由于中國僅用30多年便走過了美國百余年的工業化過程,也使得這些行業的富人財富積累更加迅速。

  

  在《新財富》開始編制富人榜的2003年,只有1.5%的富翁來自零售業,而同期的福布斯全球富豪中,8.8%來自零售業,人數僅少于金融業,排名第二。2012年,來自商業服務行業的中國富人增加到占5.6%,仍與美國存在差距。其背景是2011年消費對美國GDP的貢獻接近70%,中國才剛過50%。消費貢獻度不同的結果是,控制沃爾瑪的沃爾頓家族曾連續多年成為美國首富,而蘇寧的張近東要達到這一位置,尚需時日。不過,中國經濟向內需拉動轉型,將為他們的財富增長提供巨大空間。

  

  如今的美國,更多資本、人力等資源從直接生產部門轉移到交易部門,產業結構已不斷向著資本、技術和信息密集型方向轉化,由此帶來了金融、IT富人的比例提升。在經濟全球化的帶動下,中美在發展進程幾乎同步的IT業上存在較小的時代差別。美國有GOOGEL的拉里·佩奇、FACEBOOK的馬克·扎克伯格,中國也有百度的李彥宏、騰訊的馬化騰,不過,由于中國創業者在新經濟領域往往扮演跟隨者的角色,其財富數字也與創新者之間有顯著差距,李彥宏422億元的身家,只合谷歌的拉里·佩奇2011年167億美元身家的40%。如何謀求商業模式的創新與業務的國際化,值得中國創業者研究。

  

  在金融業上,中美富人也是差異巨大。2011年,美國前十大富人中有巴菲特、索羅斯兩位金融富人,前100名中有25人,而中國由于金融業起步較晚且多數領域由國企壟斷,今年500富人中也只有22人來自金融服務業。

  

  中美富人的結構性差異,無疑來源于兩國經濟發展的代際差異。如果說,作為追隨者的中國,過去十年一直在重復美國數十年或百余年來的產業發展道路,那么,當前美國頂級富人以IT、金融、零售、消費服務為主的格局,也堪為中國人提供創富方向的指引。

  

  金融資本協同產業資本,

  富人從海外制造到中國制造

  

  十年富人榜的另一條主線,是老牌企業家逐步讓位于年輕的創業才俊,顯示積累財富的速度在加快。如位居2003年富人榜之首的榮智健和魯冠球今年分別是70歲和67歲,而李彥宏、梁穩根和王健林分別才44歲、56歲和57歲。年輕富人的不斷涌現,得益于金融資本對產業資本不斷的價值發現。

  

  Dealogic的數據顯示,2011年在中國上海、深圳和香港IPO的企業共籌資近730億美元,幾乎達到紐約證交所和納斯達克IPO籌資總額的兩倍,中國連續三年成為全球IPO籌資額最高的國家,凸顯出全球金融活動正從西向東轉移。中國內地2011年成功上市的IPO達265家,這為今年的富人榜提供了多個新面孔,2012年新上榜的90名富人中,有70位擁有上市公司。今年上榜富人擁有上市公司的比率則達到70.8%,而十年前,這一比例僅為40%。這正呈現了一個深刻的變化,即隨著中國資本市場的不斷發展,中國富人財富的逐漸資本化,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的結合越來越緊密。

  

  富人財富的資本化,是中國金融及資本市場發展提速的一個影射。多層次資本市場的建立,為越來越多企業提供融資渠道,而它們上市所創造的財富示范效應,吸引更多人將旗下企業推向資本市場。

  

  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也使A股成為主要的造富場。2003年,旗下有上市公司的富人,約50%公司在海外上市,而今年這一比例下降到了27%,富人們逐步由海外制造轉為國內制造。首富的變遷也反映了這一趨勢,2003-2008年的新財富首富都由海外制造(含香港),其中榮智健和楊惠妍的公司在香港上市,陳天橋和施正榮的公司在美國上市。而2009年后的首富中,梁穩根、沈文榮旗下的三一重工和沙鋼股份都在國內上市。2011年中國概念股被海外資金大舉做空,更使許多企業家心存陰霾,計劃由海外上市轉向國內上市。今年的“新財富最快跌落50人”前6名中,就有3人擁有納斯達克的中概股,包括易居中國的周忻、當當網的李國慶、賽維LDK的彭小峰。紅杉中國的沈南鵬也因投資多個納斯達克中概股,由上年的“財富增長最快50人”變為今年的“跌落最快50人”,而快速發展的中國資本市場為他們提供了更多的選擇。

  

  正是由于財富的資本化,富人們的財富與資本市場的相關性逐漸增強。500富人2012年的財富總額較上年下滑17.8%,而同期上證綜指跌幅為22%,數值相當接近。未來,富人們要想獲得更多的個人財富,必須注重旗下上市公司的表現,這也有利于促進公司治理的改善。

  

  與此同時,許多富人通過金融市場壯大產業后,又不斷將產業資本轉化為金融資本。無論劉永好在民生銀行的持股,魯冠球對萬向信托等金融機構的打造,還是近年富人們向PE、小額信貸領域的擴張,富人向金融領域的推進,不僅顯示他們追求金融資本和產業資本互相協同,力求創富效應最大化與最快化,也反映出成本高企、經濟環境惡化之下實業經營的日漸艱辛。由此帶來的產業空心化,令人堪憂。隨著溫州金融改革試驗區的試點,國企壟斷的金融業正向民間資本開啟大門,未來,私募與股票投資之外的金融領域或將產生更多的富人。當然,德隆產融結合所帶來的悲劇同樣值得企業家們銘記。

  

  財富由東部向中西部分散

  

  2012年,青海、西藏打破了十年來無人上榜的格局,青海華實投資的李銀會、西藏海思科的王俊民,同時登上了“新財富500富人榜”。這顯示出,在產業轉移及區域經濟振興規劃的催谷下,富人由東部沿海向中西部省份分散的趨勢正在進一步延續。

  

  從各地區富人上榜總數看,今年居前五名的地區雖然仍是廣東、北京、浙江、江蘇及上海,上榜富人共達314人,占62.8%,但其占比已連續第五年處于下降中。富人財富的地域分布也在同步分散,五地富人共擁有19890億元財富,占500富人財富總額的比例為64%,顯著低于2011年的66.8%。今年此五地上榜富人的人均財富達63.3億元,依然是超級巨富迭現,排名前100名的富人中,有67位的公司總部設在這五地,反映當地的總部經濟具有集群效應。

  

  從各地首富看,遼寧首富王健林的財富是安徽首富姜純的21倍,地區首富財富懸殊在去年的基礎上進一步擴大(表4)。今年發生首富更迭的地區達到了13個,地區首富的更迭近年來表現非常頻繁,反映出經濟轉型的大背景下,行業分化和產業升級導致富人財富的不斷變化。

  

  

  女性崛起富人榜

  

  從性別上考量,女性在富人榜的地位也在不斷上升。今年“新財富500富人榜”上榜的女富豪為22位,人均資產74.6億元,較500富人的平均財富高出20%,其原因在于財富過百億的超級女富人達到6位(表5)。而2003年僅有12位女性上榜,男性主導富人榜的格局逐步被改寫(圖8)。

  

  

  

  

  有趣的是,今年有3位新上榜的女富豪—三一集團的王海燕、新一佳超市的李彬蘭和長榮股份的李莉,王海燕由于與三一集團袁金華的婚姻關系終止,進行財產分割受讓的股份,目前她持有的股票市值達24億元。袁金華與王海燕的分手,被媒體戲稱為A股市場最昂貴的離婚。也正是因為他們的離異,才有了三一集團今年有8人入選“500富人榜”,打破了自己保持的同一公司上榜人數最多的6人紀錄。

  

  過去十年,富人們憑借冒險精神、洞察力、想象力和堅忍不拔的努力,把握了成功的機遇。不過,在對財富的一味追逐之中,也有人迷失了方向。十年來,觸犯律法的問題富人同樣可以列出一份長長的名單,富豪榜于是被稱為“殺豬榜”。如今,創維的黃宏生、德隆的唐萬新已重獲自由,國美的黃光裕、物美的張文中仍身陷囹圄,實德的徐明新近卻又被調查。在見證了富人前赴后繼地違規之后,我們期待,中國民營企業家憑借遠見、勤勞、誠實和自由創業的精神,而非假手于低劣的伎倆,改變自己和他人的命運。當然,我們更樂于看到,在社會對財富追求的一片浮躁聲中,越來越多的富人甘于承擔社會責任,通過成立各種基金,踐行慈善、公益與環保,向社會傳遞正能量。

  

  回望是為了前行。經濟轉型、盈利下行的下一個十年,中國富豪榜會面臨怎樣的變遷?一切尚未可知,但有一點,財富的平衡和融合是必然趨勢。由富一代們通過MBO、并購國企等方式套現舊財富,向通過尋找新技術、新模式創造新財富的富二代創富模式升級,將是下一個十年財富故事的主題。


文檔附件:

  • 字號:

相關新聞:

New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