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jnz9h"></output>

<delect id="jnz9h"><noframes id="jnz9h"><cite id="jnz9h"><track id="jnz9h"></track></cite>

<del id="jnz9h"></del>

<cite id="jnz9h"></cite>

<cite id="jnz9h"></cite><cite id="jnz9h"></cite>

<delect id="jnz9h"></delect>

New Document
欧美丰满老熟妇乱叫,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国产a毛片高清视频,强被迫伦姧在线观看无码,国产萌白酱喷水在线播放尤物,国产在线精品99一卡2卡,扒开女人两片毛茸茸黑森林新欧美三级经典在线观看,丰满年轻岳欲乱中文字幕
您在這里:專題文章列表

從首富到破產:施正榮的八年財富春夢

  • 來源:
  • 時間:13年05月03日 16:39
  • 作者:
  • 字號:
  • 標簽:

  2006年成為中國首富的施正榮,在7年后的今天,因光伏泡沫被戳破,其尚德電力下屬無錫尚德走向破產重整。破產重整方案將直接決定著施正榮財富的升與降。

 

  2001年,施正榮回國創業,組建尚德。他以40萬美元和技術專利(作價160萬美元)入股,持股比例25%,而無錫6家國企共出資600萬美元,持股75%。2005年,為掃清上市障礙,尚德電力在“國退民進”中完成私有化,由此施正榮成為尚德電力(STP.NYSE)的實際控制人。根據SC 13G文件,在尚德上市后的2006年2月,施正榮持有6650萬股(含50萬份期權),持股比例44.9%。

 

  在施正榮執掌帥印的8年,尚德電力從天堂走向地獄,施正榮也從首富到出局。2012-2013年,施正榮負面新聞纏身:掏空上市公司和關聯交易的傳聞;身陷GSF反擔保欺詐,被免去CEO一職,并被限制出境協助調查;無錫尚德破產。

 

  債務違約:引爆尚德破產

 

  引發無錫尚德破產的是一筆可轉債。2013年3月15日,一筆發行于2008年6月、票面利率為3%、本金5.41億美元的可轉換高級債券到期。雖然在此前的3月11日,尚德公告稱,已與60%的可轉債持有人(主要是機構投資人)簽訂了延期至5月15日的協議,而余下的40%并沒有同意可轉債延期,但是根據尚德電力的債券招股書規定,償還日期的修改必須得到100%債券持有人的同意,這引發尚德電力對外所有債務(包括國際債務和國內債務)的交叉違約。

 

  2013年3月20日,尚德電力公告稱,2013年3月18日,由8家中國的銀行組成的債權人委員會已向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提交了對無錫尚德進行破產重整的申請。子公司無錫尚德是尚德電力生產經營和向銀行貸款的重要平臺。3月21日,無錫中院受理該破產案。

 

  其實,早在2008年,尚德電力財務危機隱現。一飛沖天的硅料價格,令電池件廠家防不勝防。2006年價格22美元/公斤硅料,2007-2008年時漲到了500美元/公斤,而歐美硅材料的實際成本大概在20多美元/公斤。光伏廠家的應對方法是簽訂長單合同,硅料價格上漲時可以鎖定生產成本,若硅料價格掉頭向下,高價的長單合同則會慢慢吞噬現金流。2008年,尚德與硅片供應商MEMC簽署的長單合同約定:未來10年,MEMC以每公斤80-100美元的價格向尚德提供價值60億美元的硅片。不幸的是,硅片價格很快跌破20美元/公斤。2011年,尚德電力付出了2億美元的“分手費”,終止了該合約。不過,這一合約給尚德電力帶來的財務危機,被政府的經濟刺激計劃掩蓋了。政府仍然通過銀行貸款對其進行扶持,尚德電力2011年底的銀行貸款余額高達17億美元,比之2005年的0.56億美元,暴增近30倍。

 

  2012年7月,尚德電力陷入GSF反擔保騙局丑聞,這成為其資金鏈緊張的一大導火索。GSF于2008年2月在盧森堡成立,運營位于意大利、總裝機為145兆瓦的光伏電站。GSF由三方持股:尚德電力持股80%,施正榮持股10%,GSF資本持股10%。GSF成立后,電站的投資回報率穩定在10%-12%左右,對尚德電力收入貢獻卓著。2009年,尚德電力來自于GSF投資電站項目的組件采購為1.2億美元,約占當年尚德電力組件總營收的7%左右;2010年和2011年,貢獻的收入也超過2.3億美元。

 

  反擔保事件源于建造電站時貸款安排上埋下的隱患。中國國開行為該電站提供約3億歐元貸款,尚德電力為這筆貸款提供擔保,GSF資本又向尚德提供了反擔保,反擔保物為5.6億歐元的德國政府債券。尚德電力公告顯示,GSF資本為尚德電力提供的反擔!坝锌赡苁遣淮嬖诘,尚德電力有可能成為受害者”。為了償還2013年3月15日到期的可轉債,尚德電力欲轉讓GSF股權。事發之后的四個交易日,即2012年7月30日至8月2日,尚德電力市值縮水4成。

 

  而此時的行業狀況,更令尚德電力四面楚歌。2012年,美國和歐盟相繼對中國光伏產品發起“雙反”,又是打在中國光伏廠商身上的一記重拳。由于中國光伏廠商80%-90%的產能需靠歐美市場消化,而越來越低的中國光伏產品價格,讓美歐等國家對中國展開了反傾銷、反補貼調查,導致歐美市場需求緊縮。

 

  重組方案:決定施正榮財富升與降

 

  2012年8月,施正榮辭去CEO一職,淡出日常經營,但截至2013年2月14日,他仍持有尚德電力5284.5萬股,持股比例29.2%。重組方案必然直接決定著施正榮家族財富的升與降。

 

  2013年4月2日下午,法院指定的破產重整管理人組長楊二觀披露:無錫尚德目前處于破產重整第一階段,本月底將完成債權人登記、資產審計和評估,并向債權人通報;同時,管理人正和幾家新戰略投資者接洽談判。破產重整管理人團隊由10人組成,3月21日上午接受無錫市中院決定書,下午由市中院高層陪同進駐尚德,當天進入工作狀態。不到兩周時間里,管理人團隊已依法迅速接收了無錫尚德的所有印章和檔案,確保資金、資產安全,同時形成破產重整的工作網絡。管理人團隊還聘請了會計師事務所、法律顧問、財務顧問、運營團隊近百人。

 

  破產重整的法定時間為6個月,經法院批準后,還可延長3個月。也就是說,最多到2013年底,無錫尚德的最終命運將揭曉。

 

  直接破產清算的可能性較小

 

  進入破產保護程序之后,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2013年4月底的債權人會議無法談攏,無錫尚德將進入破產清算程序,按照“工資社保與稅收—優先債—次級債—普通債務—優先股—普通股”的順序進行清償。如果發生這種情況,由于無錫尚德是母公司尚德電力的主要資產和負債實體,尚德電力的普通股將一文不值,施正榮的持股價值也為零。

 

  《新財富》認為這種可能性很小,原因有二。一是屬于第二受償順位的優先債權人,基本是國內銀行,它們占了債務的絕大部分,如無錫尚德嚴重資不抵債,銀行債權將受損嚴重,這是銀行不愿看到的;而可轉債的投資人屬于第三順位的受償人,可能得不到任何受償,可能有來自海外投資人(股東與債權人)的壓力。二是不排除施正榮家族資產參與重組。

 

  2013年3月8日,尚德電力董事會進入內部審計流程,重點審計與施正榮個人相關的關聯交易,其中包括亞洲硅業、蘇州賽伍、豐源新能源、綠揚集團、尚理投資、太陽集團。2013年3月21日,施正榮表示,“破產重整是一件很無奈之事,公司走到這一步,我和公司其他管理者都感到很心痛,并對以往支持我們的各方表示歉意”;“作為公司創始人,我很想通過各方的支持使公司獲得重生,再為利益相關方創造價值”。

 

  若重整成功,尚德電力老股東可能面臨縮股

 

  另一種可能是,債權人會議達成一致,無錫尚德進入破產重整程序。這時可能通過出售資產、削減債務(減免債務或延遲還款)等方式進行債務重組。作為最大的債權人,出于風險和收益要求,國內銀行以債轉股的方式掌握公司控制權的可能性并不大,更大的可能是從外部引入投資者。

 

  與無錫尚德破產案類似的一個美國案例是Dynegy。同樣是母公司為上市公司、子公司破產,不同的是,在Dynegy破產案中,母公司股東卡爾·伊坎企圖將火電資產從破產實體轉移到母公司上市實體,而美國破產法保護了債權人,美國的法院判決資產轉移交易無效;然而,在無錫尚德破產案中,對股東的保護力度可能強于美國法律。原因在于,無錫尚德的銀行債主無法擔任重整大任,可能還需要大股東從中運作。

 

  無錫尚德的一位發言人在給路透的電子郵件中表示:“我們希望能夠暫時運營GSF,將會考慮所有能夠使股東實現價值最大化的方案!北M管如此,即使無錫尚德能夠重整成功,尚德電力的老股東也可能面臨一定比例的縮股。

 

  股神伸出橄欖枝,昭示行業見底?

 

  2013年4月8日,外媒報道,巴菲特旗下中美能源有意收購尚德電力。此傳聞一出,其后4個交易日,尚德電力股價分別暴漲15.66%、29.17%、19.35%和17.57%。

 

  不過有分析認為,巴菲特收購尚德電力普通股的可能性很小。民生證券電力設備新能源首席分析師王海生認為,光伏企業報表中的主要地雷在應收賬款、存貨、固定資產和在建工程幾項,對于海外買家而言,很難看清其中的危險!安皇菍ι械码娏χ椎娜撕茈y完成對其收購,尚德水太深!辈贿^,王海生認為不排除巴菲特只收購尚德電力GSF資產的可能,“GSF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公司,人員少、資產清晰,海外投資者很容易看懂”。

 

  之前巴菲特也數度出手投資電站,主要看重光伏電站所能帶來的長期穩定回報。投資光伏發電站就獲得了把該電站全部電力銷售給公共事業單位的權利,比如,在AguaCaliente項目中,由太平洋瓦斯與電力公司(PG&E)購買電力,而且在未來幾十年內,其均可按照預先確定的價格進行購買。

 

  從光伏市場的需求看,前景并沒有那么悲觀,行業容量仍在增大。雖然目前光伏產業身陷困境,然而在能源緊缺的大背景下,尋求清潔能源也是各國政府的不二選擇。而同時,經過幾年的價格暴跌,光伏成本也大大下降,全球總裝機容量年年遞增。Solarbuzz統計顯示,2008年全球光伏總裝機容量5.95GW,2010年增長至18.1GW,2011年該數字刷新為27.5GW,2012年為29GW。歐美市場外的光伏裝機容量占比也在大幅提升。2011年,日本實現了1.2GW的年光伏裝機量,同比增加30%。經歷了福島核電站事故后,日本更是加大了在光伏發電領域的投資與建設,相關專業機構分析預測,2020年日本累計光伏裝機容量將達到28GW。有理由相信,行業并不會死亡,而當光伏廠商不依賴政府補貼仍能盈利時,市場將迎來真正的爆發!


文檔附件:

  • 字號:

相關新聞:

New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