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jnz9h"></output>

<delect id="jnz9h"><noframes id="jnz9h"><cite id="jnz9h"><track id="jnz9h"></track></cite>

<del id="jnz9h"></del>

<cite id="jnz9h"></cite>

<cite id="jnz9h"></cite><cite id="jnz9h"></cite>

<delect id="jnz9h"></delect>

New Document
欧美丰满老熟妇乱叫,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国产a毛片高清视频,强被迫伦姧在线观看无码,国产萌白酱喷水在线播放尤物,国产在线精品99一卡2卡,扒开女人两片毛茸茸黑森林新欧美三级经典在线观看,丰满年轻岳欲乱中文字幕
您在這里:專題文章列表

BAT系財富大比拼

  • 來源:
  • 時間:14年05月06日 07:30
  • 作者:蘇龍飛
  • 字號:
  • 標簽:

  BAT,這個取自中國互聯網三巨頭(百度、阿里、騰訊)首字母的名稱,無疑已成中國互聯網界知名度最高一個簡稱,也象征著三巨頭遠高于其他同行的特殊地位。中國新經濟力量的崛起及話語權的掌控,在BAT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圍繞著BAT的財富大爆炸,更是折射出令人驚嘆的顛覆性力量。

  伴隨BAT崛起的,是其三大“教主”的財富火箭式增長。他們從1998年前后開始空手創業,到目前俱擁有數百億甚至近千億元的財富,時間跨度不過短短十余年,此財富增長速度遠非其他傳統行業的富人所能企及。日后,中國的首富,將越來越趨向于在BAT三大“教主”的角逐中誕生。

  相較于創始人的財富增長,更加令人驚嘆的是,BAT背后投資人數百倍甚至逾千倍的投資回報神話,即便相較于硅谷最成功的案例也毫不遜色。百度投資人半島資本最終獲得了369倍投資回報;阿里投資人軟銀目前賬面回報已高達452倍;而南非MIH之于騰訊的投資,更是一舉問鼎史上最高投資回報倍數——1500倍。

  此外,BAT系中還有一批不那么為人注目的富人,他們原本與BAT無任何關系,卻因為BAT不斷通過投資擴張地盤而被納入其麾下,這批創業者也因此而成為小富豪。隨著BAT收購大戰愈演愈烈,這批小富豪的名單也在不斷更新。

 

  騰訊“教主”馬化騰,2014年位列“新財富500富人榜”第四名。雖然名次與去年保持一致,但其財富卻近乎翻倍。

  此時,“小馬哥”最應該感謝的或許是張小龍—騰訊高級副總裁、廣州研發中心總經理。誰也沒想到,2005年被“小馬哥”收編的張小龍(Foxmail創辦人),日后能開發出微信這款劃時代的移動互聯網產品。微信的強勢崛起,令騰訊的股價在過去一年內實現翻番,小馬哥的財富數額也如坐火箭般躥升。

  BAT另外兩位“教主”—百度的李彥宏、阿里巴巴的馬云也緊隨其后,分別位居2014年“新財富500富人榜”第5位及第7位。

  早在1999年中國第一份富豪榜誕生時,“三大教主”還皆是名不見經傳的草根創業者:馬云窩在家中創辦的阿里巴巴網站剛剛上線幾個月,馬化騰和幾個哥們兒在簡陋的辦公室搗鼓著一款叫OICQ的小眾軟件,李彥宏則還在為自己的首筆百萬美元融資而四處奔波。

  究竟是時代成就英雄還是英雄造就時代?這是一個永遠沒有答案的問題。遙想“三教主”創業之時,誰敢憧憬自己十余年后能成為中國首富級人物?

  今天,我們就來系統性梳理一下BAT帶來的財富效應。

  BAT“教主”及聯合創始人的財富神話

  BAT三巨頭皆有多位聯合創始人,他們被外界冠之以江湖氣十足的頭銜:“騰訊五虎將”(馬化騰、張志東、曾李青、許晨曄、陳一舟),“百度七劍客”(李彥宏、徐勇、劉建國、郭眈、雷鳴、王嘯、崔珊珊),“阿里十八羅漢”(馬云、孫彤宇、蔡崇信、彭蕾、張瑛等)。

  “三教主”于2004年首次進入“新財富500富人榜”,當年李彥宏的財富為10億元(第156位),馬云的財富為5.3億元(第284位),馬化騰的財富為3.5億元(第398位)。及至2014年,三人財富分別達到608億元、457億元、739億元(2013年12月31日市值數據),各自財富分別增長了60倍、86倍、210倍(圖1)。

  對于已經上市的騰訊、百度,其創始人皆進行了不同程度的套現,要精準計算其財富并非易事,而且有些聯合創始人的持股數量并未完全披露,因而我們只能選擇其中部分創始人進行相對精確的計算。而至今未上市的阿里集團,由于公開資料有限,馬云是否進行過套現不詳(已退市的阿里巴巴網絡有限公司(01688.HK)在香港上市期間,馬云曾于2009年9月高位拋售1300萬股,套現約2.7億港元),其財富數額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根據公開資料進行大致的估算。

  我們依據2014年3月份的平均股價(或估值),計算了BAT主要創始人最新的財富狀況(表1)。

  騰訊:馬化騰持股市值886億元,累計套現28.7億元

  2004年6月16日,騰訊于港交所完成IPO,發行價3.7港元/股,此后其股價一路上揚,及至2014年3月7日達到突破646港元/股的歷史最高位,股價累計上漲了174倍(圖2)。騰訊2013年年報披露,馬化騰持股數量為1.9億股(占比10.2%),如果按照2014年3月份的平均股價計算,其當月持股市值約為1107.6億港元,折合人民幣886億元。

  另外,根據港交所披露的信息,自騰訊上市以來,馬化騰累計出售5759萬股股票,套現35.89億港元,折合人民幣28.71億元。

  數據顯示,馬化騰自2005年持有的騰訊股票解禁之后直至2011年,每年都進行了數額不等的套現。其中,2005、2008、2011年售股的數量較多,分別達到1000萬股、1531.52萬股、1500萬股;而套現金額最高的三個年份分別是,2008年套現6.79億港元、2009年套現7.79億港元、2011年套現14億港元(圖3)。

  2011年之后,馬化騰的套現行為戛然而止,而2012至2014年也是騰訊股價漲幅最大的時段,從200港元下方一直漲至600港元區間,這也令其持有的股票得以大幅增值。

  相較于“小馬哥”,騰訊的另一位主要創始人張志東,其財富雖然不是那么炫目,但也幾乎可以躋身首富陣營了。

  騰訊2013年年報披露,張志東持股數量為6500萬股(占比3.49%),如果按照2014年3月的平均股價計算,其持股市值約為379.1億港元,折合人民幣303.3億元。此外,根據港交所披露的數據,騰訊上市以來,張志東累計出售約4308萬股,套現金額為24.41億港元,折合人民幣19.53億元。

  騰訊的另外三位創始人曾李青、許晨曄、陳一舟,由于他們既不是董事會成員也不是持股5%以上的主要股東,因而并無其目前持股詳情的公開披露。根據騰訊招股書的披露,曾、許、陳三人分別持股約6381.21萬股(占比3.79%)、5104.95萬股(占比3.04%)、5104.95萬股(占比3.04%),如果他們目前依然持有全部或者大部分股票的話,則其財富同樣是百億級別。

  百度:李彥宏持股市值727億元,累計套現11.6億元

  2004年8月5日,百度登陸納斯達克,發行價定為27美元/股,此后股價同樣一路上行,及至2014年3月6日達到1846.4美元/股(184.64美元/ADR,1股=10ADR)的歷史最高位,股價累計上漲了68.4倍(圖4)。百度2013年年報披露,李彥宏、馬東敏夫婦持股數量為714.64萬股(占比20.4%),如果按照2014年3月的平均股價計算,其持股市值約為118.15億美元,折合人民幣726.6億元。

  另外,根據百度歷年年報披露的數據,李彥宏自百度上市以來累計套現了56.31萬股,根據其歷年平均股價,估計其套現總金額約為1.88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11.58億元。相較而言,李彥宏的套現規模遠不及馬化騰。

  其實,李彥宏在百度上市后的多數年份皆未做任何套現,即便有,也只是少量的(圖5)。其套現數量最多的一次是在百度IPO當年,總計拋售了40.33萬股,套現金額約為1840萬美元。其中,李彥宏在百度IPO時以招股價配售了25萬股,套現675萬美元;馬東敏于2005年拋售了15.33萬股,套現約1168萬美元。

  李彥宏套現金額最多的一年是2013年,雖然僅僅套現了11.16萬股,但由于其股價處于歷史最高位,因而套現金額高達1.34億美元,占其歷年累計套現額1.88億美元的七成多。

  百度另一位主要創始人徐勇,在百度上市之前即離開了百度。百度招股文件顯示,IPO前夕徐勇持股數量為238萬股,IPO之時他以招股價配售了16萬股,套現432萬美元。IPO之后徐勇持股數量為222萬股,占比6.9%,成為僅次于李彥宏的個人股東。

  不過,百度2005年及此后的年報,則沒有再披露徐勇的持股數量。按照美股的規則,上市公司僅僅披露持股5%以上股東,說明徐勇在百度上市當年就已經減持至5%以下。那么,據此計算,徐勇在百度上市當年應該套現至少72萬股(含IPO時配售的16萬股),套現金額4700余萬美元。假如徐勇所持剩余股票未再套現,則其持目前股市值約為27.43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為168.7億元。

  “百度七劍客”剩余成員中,僅有當時身為董事會成員的劉建國及雷鳴在招股文件有披露持股數量,劉建國持有32.8萬股,雷鳴持有8.42萬股,IPO中劉建國及雷鳴分別套現了3萬股及1萬股。

  雷鳴與劉建國先后于2005及2006年離開百度獨立創業,因此百度的年報中也不再披露此二人的持股信息。如果他們此后未做套現,則根據當時的持股數量,他們的市值財富也應該在十億元級別。當然,相較于騰訊的幾位聯合創始人,其財富數額還是差了一個數量級。

  阿里:馬云持股市值保守估計430億元

  阿里集團由于未上市,阿里的市值、馬云的持股比例及財富額,皆無法做相對精確的計算,“阿里十八羅漢”其他成員的財富情況也同樣是個謎。

  阿里集團的市值第一次有明確的估值是在2005年雅虎入股之時。當時雅虎以10億美元+雅虎中國的資產,換取了阿里集團40%的股權,據此計算,阿里集團的估值約為25億美元。及至2014年阿里集團宣布啟動赴美上市時,外界對阿里集團較為一致的估值為1000億-1200億美元。

  據媒體公開報道,馬云個人目前在阿里集團的持股約為7%,那么按照阿里集團1000億美元的下限估值,馬云的個人財富保守估計為70億美元,折合人民幣大約為430億元。

  此外,馬云還另持有一塊脫離于阿里集團的資產—支付寶,以及圍繞著支付寶發展起來的阿里金融。這塊資產保守估值也應在百億美元級別,馬云在這塊資產中的持股比例據稱也為7%左右,那么馬云在阿里金融的財富大約也值幾十億至上百億元。

  馬云的財富究竟有多少,也許只有待阿里集團完成IPO那天才能水落石出。今年的“新財富500富人榜”暫保守評估其財富為457億元。

  BAT投資人的回報盛宴

  相較于“教主”們的財富增長,BAT投資人們的投資回報更加炫目,甚至直接“秒殺”硅谷的最高投資回報倍數。

  在BAT的投資人中,可謂幾家歡樂幾家愁。有的早早將股權退出套現,以至于至今追悔莫及;有的則至今一股未賣,坐擁數百億美元市值的財富。

  《新財富》根據2014年3月的平均股價或者估值計算,在曾入股過BAT的十余家投資方中,回報最低者為李澤楷旗下的盈科數碼對騰訊的投資—11.45倍,回報倍數最高者為南非MIH公司對騰訊的投資—1473倍(表2)。

  騰訊:MIH創史上最高投資回報倍數

  2000年前后,騰訊正處于揭不開鍋的狀態,由于服務器承載不起大量的QQ用戶同時在線,于是不得不采取一臺電腦只能一個QQ賬號在線的限制措施。

  2000年3月,欲以100萬元賣掉QQ而未成功的馬化騰,終于等來了第一筆投資,IDG與盈科數碼各以110萬美元的價格換取騰訊20%的股份。

  一年之后的2001年6月,南非MIH(Media Independent Handover)以受讓的方式成為騰訊的大股東。當時盈科數碼將其所持20%股權全數賣給了MIH,作價1260萬美元,IDG也以806.4萬美元的價格出售了12.8%股權給MIH,另外,馬化騰團隊也向MIH轉讓了13.6%的股權。騰訊于是形成了創業團隊、MIH、IDG各持46.4%、46.4%、7.2%的股權結構。

  2003年8月,騰訊回購了IDG所持剩余的7.2%股權,代價約為457.9萬美元,騰訊的股權結構于是演變成創業團隊與MIH各持50%的股權格局,直至IPO前夕。

  現在來算一下回報賬:盈科數碼投了110萬美元,股權在手上拿了一年轉手就套現了1260萬美元,回報超過11倍;IDG的情況與盈科數碼大體相同,只是IDG稍微多賺了幾萬美元。如果孤立來看,一年賺十倍的項目,在任何時候都可以說是非常成功的投資。但是在MIH的投資回報面前,盈科數碼及IDG則顯得著實寒酸。

  根據騰訊招股書的披露,騰訊IPO時MIH的持股數為6.3024038億股(占比37.5%),而其2013年年報披露MIH的持股數依然為這個數字。換句話說,MIH自入股騰訊之后一股都未套現。

  按照騰訊2014年3月的平均股價583.28港元/股計算,MIH的持股市值高達3676億港元,折合471.29億美元,而其在2001年的初始投資額僅為3200萬美元。據此計算,MIH于騰訊的投資回報倍數高達1473倍。

  關于風險投資的回報倍數,最高者據稱是波士頓的ARD公司(American research & Development Corp )投資的DEC公司(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1957年前者向后者投入7萬美元,1971年這筆錢變成了3.5億美元,14年增值5000倍。

  但這個投資回報倍數已成為一個無法考證的傳言,硅谷真正比較知名的投資回報標桿,要數紅杉資本投資雅虎、Google,Accel投資Facebook等。

  1999年,紅杉資本向Google投資1250萬美元,Google上市后為其帶來50億美元回報,投資回報高達400倍。2005年,Accel向Facebook投資1270萬美元,Facebook上市后為其帶來90億美元回報,回報倍數高達709倍。

  另一個達到投資回報之巔的,系紅杉資本1995年對雅虎的投資。據稱其初始投資金額為200萬美元,雅虎上市后一度增值至34億美元,回報倍數高達1700倍。但實際上這只是個被極度夸大了的傳言。

  雅虎于1996年4月上市,根據當時官方披露的數據,紅杉資本持股521.2萬股,占比約為24%,按照上市首日收盤價33美元/股計算,其市值約為1.72億美元,賬面回報86倍。雖然此后雅虎的股價一路上漲至2000年1月10日436美元/股的歷史最高價,但紅杉資本遠未到此價位就已經早早套現了。

  根據雅虎1997年年報披露,紅杉資本持股比例從上市之初的24%下降至9%,換句話說,當時的紅杉已經套現了大部分雅虎的股票,而在1997年末,雅虎的股價不過才70美元/股。1998年末,紅杉持有的雅虎股權進一步下降至3%,至1999年末紅杉已不再持有雅虎股份。

  根據紅杉資本的減持情況及雅虎的歷史股價估算,紅杉于雅虎的實際投資回報大約在200-300倍之間,遠遠未到所傳言的1700倍。

  相較而言,MIH于騰訊的投資回報倍數,則是沒有任何水分的—當初3200萬美元的投資額增值至2014年3月的471億美元,增值1473倍;如果按照2014年3月7日646港元/股的歷史最高價計算,則MIH的賬面投資回報為1631倍;只要騰訊的股價重返600港元/股上方,MIH的賬面回報也要超過1500倍。目前MIH還沒有任何要出售騰訊股票的跡象,而騰訊由于微信的崛起,其股價中長期依然看多,因而MIH在騰訊的持股回報日后突破2000倍也并非不可能。

  回過頭來看,盈科數碼及IDG對騰訊的過早套現,現在只怕腸子都要悔青。假如它們不選擇轉讓給MIH,并且一直持有至今,則其投資回報在此前11倍的基礎上繼續增長1500倍,最終投資回報便是史無前例的超過1.5萬倍。當然,IDG作為標準化VC投資基金,也許不可能持有那么長時間,但小超人麾下的盈科數碼是完全有可能如MIH一樣長期持股的。

  據稱,在IDG 內部,當年賣掉騰訊股份被認為是一次“決策失誤”,“IDG有三大痛,騰訊是其中之一”。為什么短短一年時間就將騰訊股權轉手套現?只怕不是簡單的決策失誤所能解釋,更重要的原因其實是IDG和盈科數碼皆對騰訊看走眼了。但誰又能完全預料到,騰訊能成長為如此龐大的“企鵝帝國”呢?

  接盤者MIH成了最大的贏家,不僅投資回報倍數創了紀錄,而且超過470億美元的凈收益額也是史無前例的。

  MIH為南非傳媒巨頭納斯帕斯(Naspers)的全資子公司,其持股騰訊的471億美元市值對Naspers公司是什么概念呢?根據Naspers公司2013年年報數據,其在騰訊的持股市值,是其資產總額(99.75億美元)的4.72倍,是其年度總收入(74億美元)的6.36倍,更是其年度凈利潤(7.97億美元)的59.1倍。更為令人驚奇的是,2014年4月15日,Naspers的總市值僅有398億美元,竟然低于其持有的騰訊股票的市值。

  百度:半島資本完勝德豐杰

  百度的上市雖然也給投資人帶來了一場回報盛宴,卻沒有MIH之于騰訊那么炫目。

  百度上市前共計進行了三輪融資:首輪融資于2000年2月完成,獲得半島資本(Peninsula Capital)及Integrity基金各60萬美元;2000年9月,由德豐杰(Draper Fisher Jurvetson)領銜,聯合IDG及第一輪投資人共同向百度投資1000萬美元;2004年6月,德豐杰、谷歌、半島資本等8家投資方,合計向百度投資1500萬美元。

  IDG投資百度的時間點與其入股騰訊前后僅僅相差幾個月,但是其對百度的持股一直持續到了百度2005年IPO之后,而對騰訊的持股卻僅有一年,這更加折射出IDG當時對騰訊的不看好。IDG對百度的投資額為150萬美元,百度上市之后IDG累計套現總額約為1.05億美元,回報倍數接近70倍。

  百度的投資人中,回報倍數最高者當屬入股最早的天使投資人半島資本,這家由美國人Robert E. King掌管的基金先后向百度投入226.5萬美元,在百度IPO之后的持股比例為9.1%,最終的套現總金額達到了8.37億美元,回報倍數高達369倍。半島資本的套現金額,幾乎要超越百度的最大投資人德豐杰。

  德豐杰總計向百度投入1250萬美元,在IPO之后為百度的第一大股東,持股25.3%。根據百度歷史股價及德豐杰歷年減持情況估算,其套現總金額約為8.43億美元,投資回報約為67倍。

  如果扣除投資成本,半島資本的凈賺額甚至要高于德豐杰。半島資本原始投資226.5萬美元,套現額8.37億美元,凈賺8.34億美元;德豐杰原始投資1250萬美元,套現額8.43億美元,凈賺額8.3億美元。

  半島資本的初始投資額遠小于德豐杰,但無論是投資回報倍數還是收益凈額,前者皆完勝后者。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德豐杰持有的百度股票套現時間遠遠早于半島資本,未能分享到百度上市后的增長紅利。

  根據百度年報披露,2005年末德豐杰持股比例為15.57%,較百度該年8月上市后其25.3%的持股比例已大幅下降。而在百度2006年年報中,德豐杰已從股東名單中消失,其持股比例至少應已降至5%以下,或已全部套現完畢。半島資本的套現速度則遠不及德豐杰,從百度上市之初持股9.1%,直到2010年才全部套現完畢。

  阿里:軟銀成最大贏家

  相較于已經上市的百度、騰訊,未上市的阿里,其投資人的回報則無法逐一精確計算。在計算阿里投資人回報之前,先來簡單回顧一下阿里集團的融資史。

  1999年10月,高盛牽頭,聯合Investor AB公司及新加坡政府科技發展基金等投資方,共同向阿里巴巴投資500萬美元。

  2000年1月,軟銀牽頭,聯合富達、匯亞資本、日本亞洲投資、瑞典投資、TDF等6家投資方,共同向阿里巴巴投資2500萬美元,其中軟銀投資2000萬美元。

  2003年下半年,軟銀再次牽頭,聯合富達投資、寰慧投資和TDF,合計向阿里集團投資8200萬美元,其中軟銀的6000萬美元是單獨注資給淘寶網的。

  2005年8月,阿里巴巴與雅虎結成戰略同盟,后者以10億美元現金外加雅虎中國的所有資產,換取阿里集團40%的股權。

  其實,雅虎與阿里集團的這場交易,其復雜程度在中國互聯網界堪稱“前無古人”。這場交易實際由四筆交易組合而成。

  交易一:雅虎以3.6億美元的代價,收購軟銀所持有的全部淘寶股權;

  交易二:軟銀將套現淘寶股權所得的3.6億美元,拿出其中一半用于接手阿里巴巴前三輪投資人所轉讓的2770萬股阿里巴巴股票;

  交易三:雅虎以3.9億美元的代價,收購阿里巴巴前三輪投資人(除軟銀外)所持有的剩余6000萬股阿里巴巴股票;

  交易四:雅虎以2.5億美元現金+從軟銀手上購得的淘寶股權+雅虎中國的全部資產,換取阿里巴巴集團向雅虎增發2.016億股股票。

  這四筆交易完成之后,阿里集團形成了三足鼎立的股東構成:雅虎持股40%,馬云團隊持股31%,軟銀持股29%。

  這意味,其一,阿里巴巴除軟銀之外的前三輪投資人徹底套現退出,他們當初投入的總成本是3200萬美元,退出時獲得5.7億美元,回報17.8倍;其二,軟銀也獲得部分套現,軟銀此前給阿里巴巴與淘寶的總投入是8000萬美元,如今不僅套現1.8億美元,還繼續持有阿里集團29%的股權;其三,雅虎支付的10億美元,實際只有2.5億美元進入了阿里的口袋,其余部分都被阿里的前幾輪投資人套現瓜分掉了。

  雅虎入局阿里之后,馬云與其接連不斷的矛盾紛爭已是眾所周知,2011年爆發的“支付寶事件”更是令雙方劍拔弩張。

  阿里三足鼎立的股權結構一直維持到2012年9月,此前馬云一直在為回購雅虎所持股權而與之談判以及為此籌措資金。2012年9月18日,阿里集團宣布,向雅虎支付63億美元現金、8億美元優先股、5.5億美元現金的知識產權許可費,總計76.5億美元代價,向雅虎回購其所持阿里股權的50%。未來阿里集團上市時,有權優先回購雅虎所持的剩余50%股權。

  為了籌集支付給雅虎的總計68.5億美元現金,馬云先后引進了國開金融、中信資本等國資背景的財團,以及博裕資本等背景深厚的私募股權基金。

  目前阿里集團的股權結構變得極為復雜,在阿里集團IPO之前,外界無法獲悉其全貌。根據阿里集團最近戰略投資銀泰百貨(001833.HK)時后者所發布的公告,目前軟銀持有阿里集團約36%股權,雅虎持有阿里集團約23%股權。

  據此可以大致計算雅虎及軟銀的回報情況。目前阿里集團的公認估值為1000-1200億美元,按照1000億美元的下限計算,軟銀持股36%,價值360億美元,加上此前套現的1.8億美元,賬面總回報為361.8億美元,是其初始投資額8000萬美元的452倍。雅虎持股阿里集團23%,價值230億美元,加上此前套現的68.5億美元,賬面總回報為298.5億美元,是其原始投資額10億美元的近30倍。

  無論是相對的回報倍數還是絕對的回報金額,軟銀都是阿里所有投資人中最大的贏家。一筆投資帶來數百億美元的投資回報,目前只有騰訊和阿里創造了這樣的投資回報巔峰。即便是被稱為超人的李嘉誠,其單筆投資回報也未能達到如此神話級別。

  BAT財富溢出效應

  眾所周知,作為中國最賺錢的互聯網公司,BAT個個都是手握大筆現金的金主。騰訊2013年年報顯示,其現金儲備超過550億元,百度2013年年報披露的現金儲備也有近300億元,阿里的現金儲備估計也不會低。

  于是乎,BAT的財富溢出效應越來越猛烈,它們四處撒錢投資,造就了一大批財富量級在億元或十億元級別的小一號創業者富豪;同時,資本市場上也越來越多出現BAT的身影,它們大手筆入股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只要沾上“BAT概念”,股價即應聲飆漲。

  被BAT投資的創業者財富爆棚

  BAT被稱為中國互聯網的三座大山,草根創業者們經歷了“對其忌憚”到“對其向往”的轉折,過去是擔心“如果BAT跟進怎么辦”,如今期待著能被BAT投資或收購。

  近幾年,BAT逐漸從封閉的生態走向開放,大規模入股互聯網類創業企業,為數眾多的創業者因被BAT投資而身家暴增。BAT累計投資了上百家創業型企業,《新財富》對其中十余個投資規模較大的項目進行了統計,并對相關創始人因被投資而獲得的財富增值進行大致估算(表3)。

  目前騰訊的投資數量最多,投資規模較大的包括搜狗、大眾點評網、高朋網、京東、易迅、同程網等。騰訊系的“子公司輩”富豪中,賬面財富最高者當屬京東創始人劉強東。按照目前京東100億美元的估值,劉強東大約23%的持股比例,其財富約為140-150億元人民幣。當然,劉強東的財富,并非主要歸功于騰訊的投資。

  如果除去劉強東這個特例,騰訊所造就的最富有的創業者,當屬大眾點評網創始人張濤。2014年2月,騰訊以4億美元投資大眾點評,獲得20%股權,據此計算大眾點評的估值約為20億美元,張濤依然處于控股地位,按此估算,張濤的財富約為50-60億元。

  阿里所投資的創業企業中,規模較大者有美團網、陌陌、快的打車,以及被私有化的納斯達克上市公司高德地圖等,其中財富最高者當屬美團網創始人王興。2011年7月,美團網進行第二輪融資,阿里領投5000萬美元,持股比例不詳。當時媒體報道稱,美團網的融資估值約為10億美元,王興依然處于控股地位,據此估算其財富約為30-40億元。

  百度所投資的企業中,規模最大者當屬以19億美元現金全資收購的91無線,但91無線不是獨立的創業企業,而是在香港上市的網龍(00777.HK)之控股子公司。網龍的股價雖然因此而大幅上漲,其創始人劉德建之財富也大幅增值,但百度將91無線納為子公司之后,網龍與其已無任何關系,因而劉德建并不能算作百度系富豪。

  除了91無線之外,百度投資規模較大的還有PPS、去哪兒、糯米網、安居客等,而其直接造就的最大的創業者富豪,當屬齊家網創始人鄧華金。2010年12月,齊家網進行第三輪融資,百度投資5000萬美元獲得大約5%股權,據此估算齊家網估值約為10億美元。齊家網經過三輪融資,其創始人鄧華金持股比例按照稀釋至40%計算,財富值約為25-30億元。

  BAT的“子公司輩”富豪中,財富暴增速度最快者,當屬騰訊所投資的嘀嘀打車創始人程維,以及阿里所投資的快的打車創始人陳偉星。

  截至2014年1月,嘀嘀打車先后完成3輪融資,總金額接近1.2億美元,其中B輪融資騰訊獨家投入1500萬美元,C輪融資騰訊繼續跟進3000萬美元。目前各方持股比例不詳,但按照一般規律,3輪融資之后,程維大約能保有一半股權,第三輪融資的估值約為10億美元,據此計算程維的財富約為5億美元,折合人民幣大約為30-40億元。而此時距離嘀嘀打車成立才一年半時間,程維本人也是年僅31歲的80后,此創富速度可謂火箭速度。

  阿里投資的快的打車,情況類似。2012年5月,快的打車正式成立,至2013年末先后獲得來自阿里的近億美元投資,媒體報道其估值大約為3億美元,其創始人陳偉星按照持股60%估算,賬面財富大約為10-15億元。陳偉星獲得此身家,同樣僅僅一年半時間。

  BAT系橫掃資本市場

  除了投資創業型企業之外,資本市場上也越來越多出現BAT的身影,尤其是騰訊與阿里,更是橫掃滬深、香港、美國、倫敦四地上市公司。截至目前,騰訊系先后投資入股了9家上市公司(包括準上市公司京東),阿里系先后投資了8家上市公司,百度雖僅持有一家上市公司去哪兒(QUNR.NSDQ),不過卻是絕對控股(表4)。

  BAT持股的上市公司,目前以騰訊系最為龐大,其所投資的9家上市公司,目前總市值折合人民幣大約為2133億元;阿里次之,所投資8家上市公司,總市值折合人民幣約為1997億元;百度最少,所投資的去哪兒目前總市值折合人民幣203億元。

  從BAT的持股比例來看,騰訊基本是小比例持股,最高者也僅為持有eLong旅行網16.15%;阿里則多數是大比例持股20%以上,最高者更是對文化中國傳播達到60%的絕對控股;百度持股的唯一一家上市公司去哪兒,也是高達61%的絕對控股。

  騰訊系對上市公司的總投資額折合人民幣約為67.16億元,目前持股市值約為221.33億元,回報約為3.3倍;阿里系對上市公司的總投資額約為336.69億元,目前持股市值約為351.2億元,回報倍數僅有1.04倍;百度對去哪兒18.82億元(3.06億美元)的原始投資,目前持股市值折合人民幣123.93億元,投資回報為6.6倍。

  百度之所以獲得較高的投資回報倍數,主要因為其在去哪兒上市前進行投資,在其IPO之后實現大幅溢價。而騰訊及阿里投資的主要是已上市公司,資本溢價相對有限,特別是阿里入股上市公司絕大部分發生于2013年之后,因時間太短基本沒有獲得增值。

  另一家需要特別提及的是阿里并未持股的內蒙君正(601216),其持有天弘基金15.6%股權,而阿里是天弘基金持股51%的控股股東,所以內蒙君正也被視作“阿里概念股”。天弘基金本是一家非主流的基金管理公司,但因借助阿里余額寶實現逆襲,其基金規模一舉超越了穩坐基金業頭把交椅長達7年的華夏基金。Wind資訊數據顯示,2014年一季度末,天弘基金總規模為5537億元,位居全國基金公司規模第一位。內蒙君正作為天弘基金的持股股東,其實際控制人杜江濤的財富從45億元增長至84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有兩家上市公司的股東中,同時出現了騰訊及阿里的身影,分別是A股上市的華誼兄弟(300027)及香港上市的文化中國傳播(01060.HK)。

  華誼兄弟是馬云以個人身份入股的,而且早在華誼上市前的2006年就已經入股,而騰訊入股華誼兄弟是在2011年,通過大宗交易方式購入。目前騰訊與馬云分列第二、第三大股東。

  2012年1月,騰訊以2.48億港元(約合人民幣2.02億元)認購文化中國傳播發行的6.19億股新股,占股8%。入股之后,騰訊在該公司獲得一個董事會席位。但在2014年3月12日,原本由董平控制的文化中國傳播由“騰訊概念股”變身為“阿里概念股”—阿里出資62.44億港元(折合人民幣49.95億元)認購該公司新股,占擴大股本后的60%。由于阿里的入股,騰訊在文化中國傳播的持股比例由8%稀釋至3.16%。阿里入主文化中國傳播之后,騰訊決定撤出該公司,于是持續減持該公司股票,目前已降低至1.23%。

  看來,騰訊與阿里對于資源的爭奪,遠未到終結的時候。巨頭爭搶的資源,往往會令其價格坐地飆升,一如騰訊支持的嘀嘀打車與阿里支持的快的打車之間的燒錢大戰,其創始人跟著搭便車財富也水漲船高。

  由BAT觸發的類似財富故事,未來還將陸續上演,誰又將會是下一個幸運者呢?

  專題鏈接:http://www.stopfasd.com/zhuanti/ztzz/hdzt1/2014/500frb/index.html


文檔附件:

  • 字號:

相關新聞:

New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