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jnz9h"></output>

<delect id="jnz9h"><noframes id="jnz9h"><cite id="jnz9h"><track id="jnz9h"></track></cite>

<del id="jnz9h"></del>

<cite id="jnz9h"></cite>

<cite id="jnz9h"></cite><cite id="jnz9h"></cite>

<delect id="jnz9h"></delect>

New Document
欧美丰满老熟妇乱叫,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国产a毛片高清视频,强被迫伦姧在线观看无码,国产萌白酱喷水在线播放尤物,国产在线精品99一卡2卡,扒开女人两片毛茸茸黑森林新欧美三级经典在线观看,丰满年轻岳欲乱中文字幕
您在這里:專題文章列表

危險的富人

  • 來源:
  • 時間:14年05月06日 07:30
  • 作者:萬麗
  • 字號:
  • 標簽:

  過去12年,至少有17個上榜富人獲刑、6人在審或待審、1人被通緝。即使坐擁億萬身家,曾經一手編織的關系網絡的坍塌,商業模式的難以為繼,企業風險的經年累積,仍使富人如履薄冰。頻繁的意外以及貧富差距、法制缺陷等社會失序帶來的困擾,也不會繞過富人階層。

 

  財富能帶來安全感,某種程度上已成為人們的思維定式。事實上,富人的安全感未必與他們的財富成正比,其周遭的危險比普通人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

  造成富人們不安全感的因素多種多樣。曾經一手編織的政商關系網絡,可以瞬間從安全堡壘,變為牢籠。將企業送上行業塔尖的商業模式,也能在市場突變中難以為繼,成為螞蟻撬動大象的突破口。而有的行業或地區本身,則在經年累積的危機中,讓經營者時刻如履薄冰。財富的膨脹,還有可能帶來個人欲望和權力的虛妄想象,將危險的種子埋藏在富人的意念中,隨時以危險的舉動爆發。除此之外,頻繁的意外以及貧富差距、法制缺陷等社會失序帶來的困擾并不會繞過富人階層。

  危險的關系

  曾經放話“從來不會輸”的四川富豪劉漢,此前或許沒有想過,自己一手經營的,一路為自己保駕護航的牢靠關系網,也能說破就破,成了他此生最大的危險所在。在此之前,他已經連續多年登上各大富豪榜。他的漢龍集團曾擁有兩家A股上市公司股權。與他“資本大鱷”和“礦業大亨”稱號齊名的是“四川首善”。

  2014年3月31日,他因涉嫌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故意殺人,非法經營等15項罪名,在湖北咸寧受審。此前的2013年,劉漢和他的弟弟劉維同時落網。也正是在此前后,反腐風暴席卷四川,原四川省委副書記李春城,省文聯主席郭永祥,省政協主席李崇禧等人先后落馬。

  幾乎與政界震蕩同時,四川商界也出現異動。根據成都上市公司國騰電子(300101)的公告,2013年7月,其實際控制人、國騰實業集團董事長何燕在接受公安機關調查;2014年1月,何燕因涉嫌挪用資金罪被批捕。同樣被帶走調查的富豪還包括四川郎酒集團董事長汪俊林、成都會展旅游集團董事長鄧鴻等。

  細數這些富商的斂財軌跡,與其獲得種種方便不無關系。何燕的國騰早年系出國資,此前她被舉報非法侵占國有資產,國騰系企業亦在成都拿到大量土地!皶勾笸酢编國檹纳蟼世紀90年代末涉足會展地產以來,屢屢低價獲得具有發展潛力的土地。郎酒改制及商標轉讓過程不僅迷霧重重,汪俊林同樣在成都坐擁大面積土地。

  政商聯動出事的,除了四川,還有江蘇、山西。2014年1月27日晚間,金螳螂(002081)公告稱,其實際控制人朱興良因涉嫌行賄,已被批捕。此前,朱興良已于2013年7月27日被監視居住。公開資料顯示,金螳螂不僅接洽了眾多江蘇重要國有企業業務,還承攬了諸多國家級大型工程,包括2008年奧運會主會場(鳥巢)、國家大劇院、國家博物館等工程的裝飾裝修。幾乎同時,與朱興良關系非同一般的南京市長季建業被傳“雙規”,后被確認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有報道稱,季建業在揚州擔任市長和市委書記的近9年時間里,朱興良的金螳螂公司在當地所獲工程頗多,“幾乎承包了揚州所有的酒店、醫院、商品房的裝潢”。

  同樣深陷關系網絡,丟給外人一堆謎團的,還有曾經風光無限的美女富豪劉迎霞。2014年初,劉迎霞的全國政協委員資格被撤銷,原因卻至今未正式公布。劉迎霞過去的一切遭遇外界重新審視。她一手創辦的哈爾濱翔鷹集團,所投資和建設的項目無不與公共工程相關。她于2008年發起的城市基礎設施產業投資基金,也被認為是出事的根源之一。該基金2012年啟動時,首期募資25億元,出資人中包括中石油。

  梳理過去12年的“新財富500富人榜”,至少有17人獲刑、6人在審或待審、1人被通緝,此外還有諸多被帶走調查者。今年的富人榜上,先后失陷政商關系的問題富人達到6人,超過以往任何年度。他們包括漢龍集團董事長劉漢、去年的江蘇首富朱興良、郎酒集團汪俊林、惠生工程控制人華邦嵩,及此前已獲刑的前國美電器黃光裕、新恒德置業郁國祥。問題富豪伴隨反腐力度的加強浮出水面,也警醒更多的人賺取“陽光財富”,培育資本文明、財富文明。

  在政府與市場邊界模糊的中國,難以完全做到“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政府手握巨大的資源,凡是有抱負的民企,都要碰觸“如何與政府打交道”這一挑戰智慧的難題。在錯綜復雜的政商關系中,有人能舉步縝密,把控距離;而有人則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失了理智,在危險的關系中越陷越深。

  因為東星航空停飛羅生門,商業帝國分崩離析、本人鋃鐺入獄的前湖北首富蘭世立,在服刑3年9個月出獄后,對外界如此感慨:“要跟政府保持距離,不能太近,也不能太遠。寧可少賺點錢,也要離某些官員遠一點!

  危險的模式

  在一個互聯網顛覆無處不在的時代,任何曾經站在金字塔尖的傳統模式,都隨時可能因一時的固守或偶爾的走神,而在瞬間遭遇滑鐵盧。2013年互聯網的創新迭起,讓眾多傳統模式游走在危險邊緣,經營者時刻如履薄冰。零售業是最典型的代表。蘇寧張近東直白地說,中國零售業正處在歷史的危機關頭,“線上線下數以千萬計的大小商家搏殺于紅海、失血于無序的競爭環境”。

  蘇寧用20年的時間由小變大,由區域到全國,擊敗眾多競爭對手,成為行業老大,卻在近年屢屢遭遇不是同行的同行,不是對手的對手。其背后是零售業的危機四伏:成本增速抵消消費增速,線上渠道不斷分流線下交易,實體零售企業大面積效益下滑。危機意識強烈的蘇寧,在商業模式的探索上開啟大冒險之旅。它首先將“蘇寧電器”改為“蘇寧云商”,確立“店商+電商+零售服務商”的新商業模式,并在內部進行大規模組織架構調整,試圖成為線上線下相互融合的互聯網零售企業。

  另一巨頭李寧也幾乎在同時開始刮骨療傷。多年來的擴張導致其經銷商積壓大量庫存,影響零售店鋪的經營。在過度依賴批發的分銷模式下,過度擴張,最終導致了短期供需的扭曲。李寧公司2012年度虧損近20億元,深陷高庫存泥潭。與旗下公司業績不盡如人意相對應的,是李寧本人財富的縮水。曾經連續躋身富人榜百強的他,從2011年開始身家縮水,2012年身家跌至39億元,排名第306位,2013年之后,已跌出“新財富500富人榜”榜單。

  李寧公司一直以來的批發式經營模式成了被檢討的對象,這也是國內運動品牌的整體問題。2013年,李寧公司開始進行經營模式改革,放棄原來缺乏與消費者直接溝通的批發經營模式,轉入零售導向模式,根據2013年財報,其業績已經開始緩步上升。

  危險的行業

  富豪誕生自各行各業,其中不乏處于下行道路的周期性或產能過剩行業。在幾年前盡享經濟繁榮盛宴之后,如今,長期以來行業累積的危機隨時可能讓這些富豪們失陷。鋼鐵和煤炭行業是兩大典型。

  據中鋼協數據,2013年,重點大中型鋼鐵企業資產負債率為69.4%,與行業效益最好的2007年末相比,上升了12.5個百分點。這個數據已經接近危險行業70%的負債率指標,鋼鐵行業的風險顯而易見。產能過剩、需求疲軟,大部分鋼企都處于虧損狀態,負債高企,各地普遍發出資金鏈緊繃的信號。

  2014年3月中旬,山西最大的民營鋼企海鑫鋼鐵被爆至少遭30億巨債纏身,資金鏈斷裂,繼2008年金融危機時停產達半年之后,再次全面停產。其掌門人“富二代”李兆會被認為沉迷資本市場而忽視企業經營。如今,不僅欠下巨額債款的李兆會及海鑫系多家公司被光大銀行起訴,為其擔保的姚俊良家族控制的美錦能源集團亦被牽連。

  不過,鋼鐵行業雖然整體不景,其中亦不乏創新機遇。郭廣昌控制的復星系企業上海鋼聯(300226),作為鋼鐵資訊和電子商務服務商,近年即因O2O概念走紅資本市場。

  鋼鐵之外,煤炭同樣處于高危之中。煤炭行業曾走過近十年的黃金時期,造就了無數億萬富翁。然而隨著近年來煤炭價格持續低迷,昔日盛景不再,加之國家監管、整頓力度更甚,眾多煤企陷入用高杠桿來維持并購及日常運營資金的境況,隨著負債的走高,危險一觸即發。

  2011年上半年還暴漲的“炒煤”信托,下半年開始便不斷“踩雷”。中誠信托“誠至金開”1號集合信托計劃的兌付危機,更拉開礦業信托紅色警報第一彈。該信托于2010年1月31日推出,管理期限36個月,募集資金30.3億元,預期年化收益9.5%-11%,投向山西柳林富豪王于鎖、王平彥父子控制的振富能源集團。隨著煤炭價格下跌,和其他經營因素,振富集團旗下一些煤礦被迫關閉,2012年5月,其副董事長王平彥更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刑拘。2013年12月20日,中誠信托公告稱,該信托無法按預期值兌付收益。直到2014年1月27日,在最后期限前,該信托才找到接盤者。

  另一位來自煤炭業的柳林富豪邢利斌,2013年同樣遭遇償債問題。在邢利斌的聯盛集團不斷拖欠工資、償債無力之下,柳林縣人民法院宣布受理其下轄公司等12家企業的重整申請。根據法院數據,聯盛集團金融負債近300億,所欠信貸資金規模超過200億,基本喪失債務清償能力,且面臨欠繳稅款、職工養老保險金、工程款、材料設備等多項財務問題。與聯盛集團有擔保關系的民營企業有10多家。

  當前,煤炭行業仍處于下行周期,大面積煤炭礦產能源面臨信托風險。而在礦企云集的山西呂梁、內蒙古鄂爾多斯等地,失控的民間借貸正顯現出崩盤的跡象。實體行業危險之外,直接牽連的是與之有借貸關系的銀行和信托,以及最終為之兜底的高風險投資者。他們將與行業富人們一并承擔煤炭經濟下行帶來的巨大風險。

  危險的地區

  中國有不少地區,由于資源、地緣、頭羊效應等因緣成為產業集聚地,比如,因煤而旺的山西柳林、內蒙古鄂爾多斯,鞋都晉江陳埭,工業電器之都溫州柳市。區域經濟的興盛,常常伴生著娛樂業的野蠻生長,甚至畸形繁榮。同時以世界工廠與色情服務聞名的廣東東莞,過往即迥異于他城地出現了諸多酒店業富人。2014年2月,一場掃黃風暴來襲之后,東莞、酒店成為兩個危險的關鍵詞。

  過去很多年,投資酒店是不少東莞富人們不假思索的事情。制造業急速發展和商貿物流的集聚,曾經給了東莞酒店業最好的生長土壤。龍泉國際的張佛恩,上世紀80年代靠餐飲賺得第一桶金之后,就開始投資酒店。他的理由很簡單,“文化水平不高,不懂高科技,酒店門檻低”。

  從1996到2007年,東莞酒店業經歷了十年的高增長,很多五星級酒店也在此期間興建。集聚效應使得酒店業成為東莞的一張另類名片。在以制造業著稱的東莞,來自酒店業的富豪們卻在富人榜中長期占據著顯赫位置。2009年“新財富500富人榜”上榜的10位酒店業富人中,就有6位來自東莞。2014年,東莞共有9名富豪上榜,其中5位涉足酒店業,包括三正集團莫浩棠、興業集團王玉城、龍泉國際張佛恩、名冠集團莫志明、富盈集團劉學斌。

  酒店業一榮俱榮的背后,很可能就是一損俱損。長期以來東莞酒店涉黃為外界詬病。查詢過往東莞經濟指標,每有大規模掃黃行動的年份,餐飲住宿對GDP貢獻值均會下降得不正常。東莞酒店繁榮的背后,是經營者對不穩定土壤環境的適應。然而今年年初央視的曝光,將危險徹底暴露。

  央視曝光的東莞多個涉黃娛樂場所,包括由人稱“太子輝”的梁耀輝興建的太子酒店。掃黃風暴之后,不僅梁耀輝被拘,其他酒店富人亦面臨向商務、會展、飲食、家庭度假等方向轉型之困。而由于東莞自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制造業萎靡,商務往來人流呈下滑趨勢,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東莞都將變成酒店投資的高危之地。當地民企已開始將投資轉向東莞之外的珠三角其他地級市。

  危險的舉動

  財富的累積,容易帶來對自身地位抬升和權力膨脹的想象,富人的心態也因此容易發生微妙的變化。危險潛藏在意念中,隨時可能以危險的舉動爆發。

  僑興集團少東家吳志陽2013年末被警方刑拘,原因是涉嫌強奸一名高爾夫球教練。今年40歲的吳志陽是電話大王吳瑞林之子,早前離婚,經朋友介紹認識了這位教練。雙方微信聊天記錄顯示,吳志陽曾經試圖以金錢解決此事,但遭到女方拒絕。

  曾經的“四川首善”劉漢,是錢權欲望膨脹以至為所欲為的典型,被批捕后,檢方公訴書中公布了他驚人的涉黑史,“故意殺人5起致6人死亡、故意傷害2起致2人死亡、非法拘禁1起致1人死亡”。

  用金錢解決問題,能帶來一時的方便,但也給后事帶來不盡的隱患。加多寶集團陳鴻道就不得不為此付出代價。他在2002至2003年間,行賄300萬元港幣,簽訂兩份補充協議,將王老吉商標許可期限延長至2020年的行為,成了今日難以奪回王老吉商標的硬傷。陳鴻道至今仍然以“在逃犯”的身份滯留境外。

  危險無處不在

  即便沒有自身的因素,無處不在的意外,以及貧富差距、法制缺陷等社會失序帶來的困擾,并不會因為富人階層擁有的財富而繞道。

  2013年12月,云南省工商聯副主席、昆明柏聯國際集團總裁郝琳與其12歲的兒子及柏聯國際駐法國代表王鵬在法國乘直升機墜機身亡。46歲的郝琳是云南民營經濟的旗幟性人物,他相繼打造出柏聯廣場、和順古鎮、陽宗海SPA溫泉等知名商業項目,也是云南首個民營銀行金控基金的積極參與籌措者,并擔任金控基金董事長。墜機之前,他和妻子劉湘云剛完成收購法國知名葡萄酒莊“大河城堡”的交易,卻不想幾小時后遭遇意外。

  2013年的“500富人榜”首富宗慶后在安保嚴密的高檔小區家門口也能遭遇莫名襲擊。根據杭州公安通報稱,疑犯因求安排工作未果后行兇。宗慶后本人稍后表示遇襲事件只是一場意外,自己傷勢不重。接近他的人士普遍透露,宗慶后出門從來不帶保鏢,從不前呼后擁。他的遇襲一度引發公眾對富人人身安全的討論。

  商業環境與法律界限的模糊,也容易讓富人們在資本商業運作時,隨時可能踩到雷區。華美集團董事長張克強2011年通過信托的方式,入股國有企業深圳興云信投資,從而得以參與云南鹽湖集團向國有企業進行的定增。其此舉被公訴方認為是張克強等人“ 虛構事實、隱瞞真相”,“ 騙取”國有資產鹽湖鉀肥的股權,而張克強方堅稱,鉀肥投資是向民營企業放開的,所謂“投資門檻”并不存在。這個連續多年上榜的富豪,至今被關押在昆明看守所,喪失人身自由已近3年。本案中“投資門檻民企禁入”等焦點,一直飽受外界爭議。2014年2月,昆明市檢察院追加起訴張克強等人“單位行賄罪”,法院再次開庭審理此項新罪。

  專題鏈接:http://www.stopfasd.com/zhuanti/ztzz/hdzt1/2014/500frb/index.html


文檔附件:

  • 字號:

相關新聞:

New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