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jnz9h"></output>

<delect id="jnz9h"><noframes id="jnz9h"><cite id="jnz9h"><track id="jnz9h"></track></cite>

<del id="jnz9h"></del>

<cite id="jnz9h"></cite>

<cite id="jnz9h"></cite><cite id="jnz9h"></cite>

<delect id="jnz9h"></delect>

New Document
欧美丰满老熟妇乱叫,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国产a毛片高清视频,强被迫伦姧在线观看无码,国产萌白酱喷水在线播放尤物,国产在线精品99一卡2卡,扒开女人两片毛茸茸黑森林新欧美三级经典在线观看,丰满年轻岳欲乱中文字幕
您在這里:專題文章列表

與時沉浮,光伏業再聚富

  • 來源:
  • 時間:15年05月05日 08:42
  • 作者:古楊
  • 字號:
  • 標簽:

  煤炭等傳統能源領域富人身家下跌。而新能源領域的富人身家則呈現劇烈波動,漢能李河君財富暴增,同時亦不乏跌出榜單的高元坤等人;光伏行業的造富神話落下一地雞毛后,很快又吸引了鄭建明、史玉柱等局外人抄底進軍。跌宕起伏的能源業富人命運,或許預示了中國的清潔能源替代戰略不會一路坦途。

  作為“克強指數”中的重要指標,中國發電量同比增速已經從10%-20%這一增速區間,切換到當前0-5%的同比增速(圖1)。作為發電支柱的燃煤價格也因此受到強烈沖擊,環渤海動力煤綜合平均價從800元/噸,跌至500元/噸之下(圖2)! 

  

  

  

  隨著中國經濟進入換擋期,經濟結構逐漸發生轉變,重工業增長放慢。在這一過程中,從煤炭行業起家,將產業延伸至煉鋼、化工等領域的富人們,最近兩年在新財富500富人榜上的整體排名,都有相當幅度的下滑。

  其中,煤炭及煤化工行業的上榜富人身家之和從2014年的645億元下降到今年的607億元,縮水5.8%。同時,上榜人數也由12人下滑至9人,合興集團林來嶸、內蒙古太西煤集團王以廷以及蒙發集團高柱家族均無緣2015年富人榜。

  能源領域大多由國有企業壟斷,在煤炭及煤化工行業之外,該行業上榜富人較為集中在市場相對開放的新能源產業。2014年以870億元身家成為首富的李河君,其旗下漢能薄膜太陽能(0566.HK)市值自2014年初以來暴增5.6倍,達2700億港元,一時風光無二。2015年,李河君也再度以1655億元身家拔得頭籌。此外,順風光電鄭建明、福斯特(603806)林建華也憑借新能源領域的布局分別位列榜單第121位和第241位。

  與之相對的是,陽光電源(300274)曹仁賢、保利協鑫能源(03800.HK)朱共山家族身家出現相當程度的下跌,山東力諾高元坤甚至跌出榜單。新能源領域富人身家的劇烈波動,似乎也預示著中國清潔能源替代戰略可能不會一路平坦。

  中國目前的能源結構以火電和水電為主,二者合計占比超過95%,其中火電占比幾近80%;痣娨匀济喊l電方式為主,對環境造成極大污染。在環保壓力下,無論是民眾訴求還是政府主觀意愿,都迫切希望改變能源結構,降低高耗能、高污染的燃煤消耗,新能源領域因此成為投資熱點及造富新空間。不過,核電仍為國資壟斷,早前憑借華銳風電而上榜的富人韓俊良和尉文淵隨著公司被ST,也已作別富人榜。光伏成為榜單中唯一有看點的新能源行業。

  光伏業觸底反彈,鄭建明強勢抄底

  此前,光伏行業曾造就了施正榮、彭小峰等一大批富豪,但在供應迅速增加、歐洲國家取消光伏能源補貼等多重絞殺之下,急遽積累的財富也因此而煙消云散(見附文)。不過,眼下光伏業似又迎來了重生的春風。

  2014年11月,國務院印發《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年)》,其中訂立了明確的目標:到2020年,一次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在48億噸標準煤左右,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在42億噸左右。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15%。

  緊接著,2015年3月,國家能源局下發《關于下達2015年光伏發電建設實施方案的通知》,2015年全國新增光伏電站建設規模從征求意見稿時的15GW正式調整為17.8GW,這一數據大幅超出市場預期,光伏市場可能將迎來新一輪建設高潮。

  這兩則政府文件都表明,清潔能源對高污染能源的替代即將開始,而光伏能源將在其中占據一席之地。光伏發電產業鏈條包括多晶硅、硅片、電池組件以及電站。此前,整個光伏產業的利潤幾乎都集中在上游的多晶硅生產環節。多晶硅泡沫破裂之后,價格大幅下跌,光伏發電的經濟效益隨著組件成本走低而大幅提高。

  最近兩年,太陽能發電的整體銷售利潤率由不到3%,大幅度攀升到超過18%(圖3),顯示出良好的經濟效益。2013年中國累計太陽能光伏裝機容量已經從0.2GW增長到近20GW(圖4)。而根據市場調研公司IHS的預測,2019年全球累計太陽能光伏安裝量將達到近500GW,較2014年的約180GW提高177%。這意味著平均每年將安裝近64GW。光伏發電領域的新藍海特征,預示著該領域的富豪有望再次成為受人矚目的焦點。順風清潔能源的鄭建明便是其一! 

  

  

  

  順風光電(01165.HK,現更名順風清潔能源)于2011年7月登陸香港主板市場,募集資金4.33億港元,隨即遭遇光伏業全面危機。2012年末,曾經是光伏局外人的鄭建明,投資2.01億港元增持順風光電4.63億股,以29.65%持股比例一舉成為第一大股東,從此開始了一條在光伏領域收購抄底之路。

  2013年在賽維LDK危難之際,鄭建明先后三次通過名下全資子公司認購賽維LDK增發的5400萬股,共投入7222萬美元,占股25.15%。

  2014年順風清潔能源繼續在全球展開強勢收購。4月,其利用無錫尚德破產重組的機會,以30億元的價格收購了尚德電力子公司無錫尚德全部股權;8月,以2500萬美元收購美國PowinEnergy 30%的股權,以提升公司在儲能、調峰及充電裝置上的技術研發。另外,公司還在德國分別收購了Sunways AG太陽能逆變器及光伏建筑一體化業務和光伏系統供應商SAG Solarstrom。

  從賽維、尚德的上游組件制造,到Sunways逆變器,再到最終產品順風電站,最后還有SAG運營維護,鄭建明在行業低谷中,通過抄底收購的方式打通了一條光伏全產業鏈經營模式。

  入股賽維和收購尚德讓在圈內曾默默無名的鄭建明“名利雙收”,其不僅一躍成為中國光伏領域不可小視的一股力量,順風清潔能源的估價也從他入股之初的0.3港元/股,飆升至當前的6港元/股附近,增值達20倍。

  彭小峰攜“光伏理財”歸來

  賽維LDK的倒下,并沒有讓彭小峰徹底淡出新能源領域。2015年1月,彭小峰以Solar Power Inc(又稱陽光動力能源互聯網公司)董事長的身份重新亮相。

  而他這次不僅僅是收購光伏項目,還帶來了一個互聯網金融品牌“綠能寶”。根據其官方介紹,“綠能寶”系列產品是一種能夠讓普通投資者投資光伏業的融資租賃產品。投資者通過理財產品購買待建太陽能發電項目中的太陽能發電板,并委托“綠能寶”出租給太陽能發電企業,從而獲得穩定租金收益。

  以其中的“美桔1號”為例,其投資標的為位于河北省邢臺市巨鹿縣的50兆瓦農業大棚光伏發電項目。產品單價為1000元/塊(太陽能板),發售數量為19629塊,持有年限為15年,年化收益率達10%,轉讓費為0.5%,鎖定期為15天。

  創新的模式引來了大咖站臺。公司網站參股央企和股東介紹一欄,除了中國新興際華集團、中國節能兩家國有企業外,還有巨人投資史玉柱、恒大集團許家印、科瑞基金鄭躍文、動向體育陳義紅、聯合金融蔡朝暉以及城市地產王張興。

  彭小峰還打出了互聯網味道十足的營銷口號:“越賺錢越環保,越環保越賺錢!逼涔倬W顯示,美桔系列產品收益率在9%-10%之間,較高的收益率和互聯網理財方式,讓其產品大受歡迎。截至目前,美桔1號到9號產品已經售罄,在售產品的銷售率分別為58%、88%和99%。

  富豪紛紛跨界,組團投光伏

  做保健品和游戲起家,近年“賦閑”多時的史玉柱,成立“綠巨人”專攻清潔能源領域,2014年其計劃建設1GW光伏電站。在項目不順之際,他還專門在微博上吐槽光伏“路條”買賣亂象,可見史玉柱對光伏領域頗為“上心”。

  相比之下,許家印則被輿論調侃為“對光伏不是真愛”,2014年9月,恒大集團與河北張家口市簽下戰略協議,高調宣布要投入900億元建設全國最大的太陽能光伏發電項目,而僅僅半年后,恒大就宣布正式退出光伏領域。此前,恒大還擬與Solar Power Inc共同入股國藏集團(00559.HK),并將其作為新能源運作平臺,不過該筆借殼交易最終也因故告吹。

  中民投也開始謹慎布局其中。2014年,朱共山的協鑫集團參與重整了因為債務違約陷入危機的超日太陽,并將其更名為協鑫集成。除了此抄底之作,協鑫集團還與董文標帶領的中民投合作成立一只規模達100億元的投資基金,主要投資方向就是光伏與天然氣項目。根據其設想,未來在通過杠桿撬動的光伏領域投資很可能高達1000億元。翻看中民投的董事會名單,就會發現巨人集團史玉柱、泛海集團盧志強以及億達集團孫蔭環等大佬紛紛在列?梢,盡管當前對光伏電站前景樂觀,考慮到此項投資資金需求大,投資周期長,大佬們也樂于選擇抱團取暖,分擔風險!

  附文:多晶硅神話中的光伏“先烈”

  2003年開始,以德國為首的歐洲國家為了對沖原油價格上漲的壓力,紛紛提供巨額財政預算對國內的太陽能發電系統進行補貼。太陽能光伏市場正式啟動。作為太陽能電池板最重要的原料多晶硅,當時存在巨大的供需缺口,價格一路飆升至300美元/千克,生產利潤率可以高達500%。

  大量的中國企業在此時期上馬多晶硅項目,而地方政府或政策性銀行也給予尚德電力、賽維LDK、天合光能(TSL)、英利綠色能源(YGE)等太陽能企業超過3000億元的貸款承諾。有資金支持,再加上彼時還是藍海的太陽能市場給予了企業極大的擴張信心。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歐美國家紛紛下調或取消了補貼,太陽能市場瞬時步入寒冬。

  而這輪產業嚴寒相當漫長,直到2011年,全球50GW產能中,中國仍占了30GW以上,而全球實際需求還不到30GW。藍海迅速轉變成了紅海。過剩的供給迅速涌向了市場,光伏級多晶硅價格從2011年之前50美元/千克相對低位,進一步跌至不到17美元/千克(圖1)。

  大幅下跌的價格,讓當時以組件生產為主的中國光伏企業經歷了從“天堂”到“地獄”的轉變。

  有著“光伏教父”之稱的施正榮曾經以150億元身家登頂2006年中國富豪榜。尚德電力2005年12月成為第一個在紐交所成功上市的中國民營企業,上市首日股價上漲41%,受到投資者熱烈追捧。尚德上市前三年營業收入分別為302.5萬美元、1388.8萬美元和8528.7萬美元。上市前后的尚德正處于瘋狂的擴張期,高達150兆瓦太陽能電池的制造能力,使尚德成為全球四大太陽能電池生產基地之一,其股價最高曾接近90美元/股。

  出于對市場的盲目樂觀,尚德電力與美國MEMC簽訂了固定價格的多晶硅十年期長單。隨后,多晶硅價格暴跌,尚德不得不終止長單合同,并賠付2.12億美元。判斷失誤、債臺高筑,最終讓尚德走向了破產并被紐交所摘牌,而摘牌前其股價不足1美元。

  與施正榮有驚人類似經歷的還有賽維LDK創始人彭小峰,2009年他曾以70億元身家位居富人榜第70位,并成為江西首富。江西賽維LDK主要生產多晶硅料、多晶硅單晶硅錠硅片、電池、組件和光伏系統。在多晶硅泡沫破裂的過程中遭受重創,身陷300億元債務泥潭,最終被迫在美國提交了破產申請,并被紐交所摘牌。

  與前兩位同行相比,天合光能的高紀凡可以說是幸運兒。如果說施正榮和彭小峰是激進派,那高紀凡無疑屬于穩健派,得益于控制住了債務膨脹,天合光能在最高峰時候的資產負債率都沒有超過70%(圖2)。這也讓天合光能免于被債務壓垮破產摘牌的命運。盡管保住了公司,但受行業蕭條影響,高紀凡身家由高峰時期縮水2/3,如今已經無緣500富人榜。

  前一輪光伏產業財富崩塌的原因,除了政策盲目扶持、產能大躍進似的擴展,還有隨之而來的沉重債務。根據美國投資機構Maxim Group的一項統計,在2012年的時候,中國最大的10家太陽能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上,累計負債超過1000億元。擴張期杠桿率太高,一旦市場逆轉,債務就將成為壓垮企業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5新財富500富人榜”專題鏈接http://www.stopfasd.com/zhuanti/ztzz/hdzt1/2015/500frb/index.html

  


文檔附件:

  • 字號:

相關新聞:

New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