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jnz9h"></output>

<delect id="jnz9h"><noframes id="jnz9h"><cite id="jnz9h"><track id="jnz9h"></track></cite>

<del id="jnz9h"></del>

<cite id="jnz9h"></cite>

<cite id="jnz9h"></cite><cite id="jnz9h"></cite>

<delect id="jnz9h"></delect>

New Document
欧美丰满老熟妇乱叫,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国产a毛片高清视频,强被迫伦姧在线观看无码,国产萌白酱喷水在线播放尤物,国产在线精品99一卡2卡,扒开女人两片毛茸茸黑森林新欧美三级经典在线观看,丰满年轻岳欲乱中文字幕
您在這里:專題文章列表

中國富人何時狂刷全球富豪榜?

  • 來源:
  • 時間:15年05月05日 08:55
  • 作者:趙俊
  • 字號:
  • 標簽:

  中國企業海外布局大潮到來,民企開始扮演重要角色。萬達一口氣收購了美國第二大院線AMC、英國游艇制造商Sunseeker,還宣布將在倫敦、芝加哥、馬德里等城市建造高檔酒店。復星則在全球購買那些“愿意進入中國市場”的品牌與公司,并在紐約、日本、歐洲等地組建自己的投資團隊。不過,民企“走出去”不可能一路坦途,波司登在英國和俄羅斯的投資就都沒有達成預期回報。企業進行全球化布局之時,中國富人的身家也隨之而波動。

  中國富人不僅在海外揮金如土消費各種奢侈品,他們在海外投資的浪潮中也一馬當先。過去一年里,安邦保險以19.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最負盛名的華爾道夫酒店(Waldorf-Astoria)—這個收購價格創下美國酒店史上的最高成交紀錄。萬向集團收購美國電動汽車制造商菲斯科(Fisker Automotive),引發媒體猜想萬向可能想在電動汽車領域對特斯拉發起挑戰。聯想集團因為收購IBM的x86服務器業務和谷歌旗下摩托羅拉手機業務而廣受關注。新希望集團斥資5億澳元,在澳大利亞建設萬頭奶牛規模的牧場,用于當地農牧及食品產業的投資合作。

  2015年,中國將很快成為凈對外投資國。商務部數據顯示,2014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額達1029億美元,首次突破千億美元,同比增長14.1%,對外投資額和吸收外資額相差僅160億美元。安永發表報告指出,2011-2014年,在全球直接投資流量年縮減8%的背景下,中國對外直接投資逆市上揚,復合年增長率達16%。而在未來5年,受益于中國經濟轉型加速和改革紅利的釋放,中國對外直接投資預計將保持年均10%以上的快速增長。

  為何中國民企頻頻出海?海外投資有何好處和風險?在未來幾年里,這些海外投資的故事會被證明是成功的交易嗎?海外資產配置,是會助漲還是拉低中國富人的財富值呢?

  民企海外擴張大潮到來 

  安永在報告中表示,中國經濟轉型加速、企業實力增強、世界經濟回暖等因素疊加,構建起中國企業海外布局的多重引擎;而近期政府出臺的一系列政策,更是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助推中企出海。例如,新《境外投資管理辦法》的實施將對外投資“審批制”改為“備案制”,大大便利企業項目操作;同時,政府加速推進“一帶一路”戰略,政策紅利的不斷釋放將掀起新一輪對外投資的熱潮。

  就投資類型來看,兩大類投資尤為引人矚目:一類是消費導向型行業投資,產業發展重心從“中國制造”轉向“為中國制造”;另一類是高端裝備制造業,“一帶一路”等戰略的實施將推進中國優勢產業和富余產能向沿線國家轉移。

  發達國家成為中國富人海外投資的新樂土。中國商務部的數據顯示,近年來中國對發達國家的投資增速顯著超過發展中國家,2014年對美國投資增長23.9%,對歐盟投資增長1.7倍,大大高于同期對外直接投資14.1%的總體增速。

  中國對外直接投資由早期的國企主導模式逐漸演變為國企和民企并駕齊驅,中國民營企業開始在海外投資潮中扮演重要角色,2014年國企和民企海外投資額基本持平。相比國企,民企經營體制靈活,投資領域更為多元化,同時較少受到東道國可能嚴苛的政治審查;但與此同時,民企出海面臨比國企更多的阻力,比如融資難。

  與國企不同,民營企業的擴張決策更多由管理層主導。它們的海外擴張主要目的在于兩點:一是尋找銷售市場,在海外擴展產品和用戶;二是購買國際的連鎖品牌或知識產權。這兩種目的都指向歐美市場,因為歐美市場體量巨大,商業習慣和消費習慣也更成熟。

  隨著中國經濟轉型升級,投資目的從獲取資源、能源逐漸變為獲取先進技術和品牌,以增強企業的國際競爭力和滿足國內的消費升級需求。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的產業呈現多元化趨勢,由早期集中在能源礦產類擴展到科技、地產、金融、農業、醫療等多個領域。2014年,中國公司能源礦產類并購交易金額所占比重由2010年的61%下降到16%,而TMT行業的比重則由6%增長到21%,農業和房地產等行業也成為交易熱點。

  海外擴張的不確定性 

  曾經的首富王健林最近忙著轉型,他不僅要想法子應對電子商務興起對他的商業地產王國帶來的沖擊,也忙著沖出國門,跟隨中國消費者的出境熱潮把酒店商場建到國外。萬達在海外收購了一系列資產,包括美國第二大院線AMC、英國游艇制造商Sunseeker。他還宣布將在倫敦、芝加哥、馬德里等城市建造高檔酒店,芝加哥酒店預計2018年開業。

  目前可以得知收益情況的是萬達投資AMC。王健林在2012年5月斥資26億美元收購了債臺高筑的AMC,其中19億美元為承繼的債務,只有7億美元為股權價值投入。在萬達接手后的第一個完整財年,AMC在2013年扭虧為盈,凈利潤達到3.64億美元。2013年年底,實現盈利后的AMC成功登陸紐交所。以上市當日開盤價計算,公司股權總市值達到18.68 億美元,其中萬達集團持股市值約14.6億美元,較收購時翻了一倍。

  不過,好景不長,雖然萬達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改善AMC的業績,例如關閉一些效益不好的院線,在影院內配置頭等艙式座椅,提供多樣飲食等方式來提高顧客觀影體驗,但是仍然無法抵擋院線在美國屬于夕陽行業的現實。2014年,AMC的凈利潤同比下跌82.4%至6408萬美元。

  相比萬達海外擴張利潤的波動,波司登則是承受了海外擴張不利和業績下滑的雙殺。為了應對品牌老化和電商帶來的沖擊,波司登一直把國際化作為重要的戰略。公司早在2012年就收購了英國男裝品牌Greenwoods,還于當年7月在倫敦砸下3500萬英鎊開設了品牌旗艦店。英國之外,波司登和德國OTTO合作推廣自主品牌產品,在紐約曼哈頓聯合廣場開出一家時尚體驗店,在俄羅斯設立辦事處,銷售羽絨服。

  不過,這些海外擴張并沒能拯救業績下滑的頹勢。由于國外消費者對中國品牌的接受度低,消費習慣也不同,俄羅斯的辦事處最終以失敗告終,還讓數千萬元的投資打了水漂。在波司登的財報上,海外市場至今也沒能占據一個位置。截至2014年3月底的財年,波司登凈利潤同比下降35.6%至6.95億元,而截至2015年3月底的財年中,其預計凈利潤還將顯著下跌。在2015年“新財富500富人榜”中,波司登董事長高德康入選“財富最快跌落50人”,其身家從去年的56.5億元縮水至40.9億元。

  2014年,波司登對海外擴張進行了反思,針對英國總部和倫敦的采購及設計團隊進行裁員,未來產品也不會在英國制造,中國團隊會接管相關職責。

  安永在報告中指出,面對全球市場的投資機會,中國企業“走出去”絕非一路坦途,存在一系列潛在風險,例如:法律稅收等制度風險,東道國政治風險,缺乏清晰的戰略定位,國際化人才匱乏,跨文化整合能力弱,公信力不足,風險防范意識和能力欠缺等。民企在海外投資的戰略和管理上存在一定的問題,許多企業缺乏長遠戰略規劃和風險意識,對東道國投資環境和文化缺乏了解,也欠缺海外投資管理經驗;企業間戰略協調不足,易出現惡性競爭。

  從成功企業看如何投資 

  復星集團的海外擴張相對就較為成功。復星的經營范圍很廣,涉及房地產、保險和醫療保健等諸多領域,有雄厚的財力可支持其在全球擴張,目前掃貨戰果包括美國保險公司Meadowbrook Insurance、法國度假村運營商Club Med、高檔服裝制造商圣約翰針織品國際集團(St. John Knits International),并投資了多個國際房地產項目,包括60層樓高的第一大通曼哈頓廣場大樓等。

  復星既有充足的財力,也有尋找資源和駕馭項目的能力。其有全球的投資體系,可以找到合適的企業,并有能力對其價值進行評估。復星在紐約、日本、歐洲等地都有自己的投資團隊,同時還跟美國凱雷進行了戰略合作,成立了凱雷復星基金;美國第二大壽險公司保德信成為復星第一個海外的LP,一次性出資5億美元由復星管理;復星聘請了美國前財長約翰·斯諾為董事會顧問,斯諾的加盟為復星在海外拓展人脈,打開局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復星集團CEO梁信軍介紹海外投資經驗時說到,要買有意愿進入中國的公司,這種公司通過投資者的幫助可以短期內在中國實現增長,從而替代它在歐美的損失。為此,復星投資戰略名為“中國動力嫁接全球資源”,即投資那些未來增長大部分能來自于中國的海外公司。這些公司在國際上有優秀的品牌,由于歐美地區的銷售增長乏力,導致品牌貶值,復星收購之后,可以幫品牌理順中國戰略,利用中國的資源與能力幫助它們在中國地區獲得高增長。

  復星的投資方式也很靈活。其不一定要謀求控股,而是強調自己“善意投資者”的角色,根據具體情況選擇做有影響力的股東,不管是第一、第二還是第三大股東。投資者要扮演一個積極的、有限股東的角色,要和被投資者講清楚,他們的文化、制造方式、產地都不會變,唯一變的是在中國有一個幫他做中國生意的伙伴,幫他完成業績指標的伙伴。

  與利益相關者保持充分溝通對于進入新市場順利與否也至關重要,這有助于將抵觸和反對風險降到最小。福萊國際傳播咨詢公司華盛頓特區高級副總裁兼資深合伙人墨博在新財富專欄中寫道,中國企業在海外擴張時應克服消極的“中國特色”,包括不愿意投資一些不會快速帶來直接經濟收益的活動,應該認識到品牌和聲譽這類無形資產是企業達成全球營業目標的重中之重,并應準備好為此花費金錢。

  從聯想和華為這兩家成功打造了國際品牌的公司案例來看,引進國際人才、提高本地化比例也是增加海外投資成功率的一個方法。任何全球化的公司,都必須關注不同市場的本地化需求,并提供相應的差異化產品和服務,這樣才能將全球的成功延伸到本地市場。海外高管具備國際市場營運經驗,可以幫助公司迅速理解全球市場的復雜性,確定國際化戰略。在聯想公司的高管團隊中,非中國籍高管所占比例高達70%。

  華為注重海外員工的本地化發展,招聘政策中規定在遵從當地法律的前提下,優先考慮當地招聘,促進當地人口的就業,為社區、家庭經濟發展做出貢獻。近年來,華為的海外員工本地化率持續增加,2013年達到79%,其中海外中高層管理人員本地化率2013年達到20.7%。同時,華為將員工持股覆蓋到了外籍員工,引入了一項以中國員工長期激勵機制為藍本的外籍員工持股計劃—2013年其TUP(Time Unit Plan,基于時間的現金性長期激勵計劃)方案覆蓋了全球68個國家,授予人數達2184人。

 

“2015新財富500富人榜”專題鏈接http://www.stopfasd.com/zhuanti/ztzz/hdzt1/2015/500frb/index.html


文檔附件:

  • 字號:

相關新聞:

New Document